九天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纸人 > 我不想说(1)全书完结局
    周德东纸人在线阅读全集:我不想说(1)全书完结局我不想说(1)

    莫名其妙的车祸,没有夺去潘萄这一条不由己的宿命,也没有使她残废,却在她的心里留下厚厚的阴影。

    她坚信,撞她的车和那个纸糊的车有某种诡秘的联系。

    连续几天,她一直都在做噩梦,梦见那个纸车对她穷追不舍。

    那个纸人要把她轧成纸人。

    …她多希望有个亲人在身边啊,可是除了面目冰冷的护士在她的眼前飘过来飘过去,没有一个人来看望她。

    她强迫自己忘掉这一切。

    出院之后,潘萄找到了一个转移精力的好办法——上网。

    她钻进这片虚拟的海洋之后,立即不能自拔,那点微薄的工资几乎都花在网吧里了。

    她找到了无数孤独的人,于是她不再孤独。

    她在网上为自己取了个名字,叫地拉那。

    开始,她并不聊天,只是看。

    陆续有人走过来主动对她说:“你好。”

    她不应。

    一天,有个男人在网上对一群女人吹牛,说他要投资一个孕妇服装厂什么的。最后,他说:“我未来五年的计划是赚来一百万!”

    一个叫“我不想说”的人,也是一直没说话,听到这里他实在忍不住,说:“我未来五年的计划是花掉一百万。”

    潘萄一下就笑出来。

    在网上聊天,最能看出一个人的愚钝和机智来。

    就这样,我不想说成了潘萄第一个网友。

    他们经常在网上见面,经常一对一私聊,非常投机。

    这天,潘萄刚刚吃过晚饭,传呼机响起来,是个陌生的号。

    她出了门,找到一个公共电话拨过去:“哪位?”

    一个很好听的男声:“我不想说。”

    是他!潘萄一下就紧张起来。

    “你怎么知道我的传呼号?”

    他笑了笑,说:“我有一百零八个方法得到你的传呼号。我用的是第四种方法。”

    和他聊天是一种享受,潘萄拿着电话笑个不停。她第一次笑得这样幸福。

    最后,他说:“我们见见吧!”

    潘萄一时不知该拒绝,还是该应允:“你在哪儿?”

    “我在家里。你到我这儿来吧,很安静。”他大大方方地说。

    潘萄想了想,说:“…我们到哪个酒吧不好吗?”

    “我从来不去那些地方。”

    “你家在什么地方?”

    “在北郊。我可以开车去接你。”

    “真巧,我也在北郊。你说说怎么走吧。”

    “从四号公路朝北走,出了城之后,会路过一个叫高坡的地方,那儿有一个别墅区…”

    潘萄说:“太远了。”

    他并不坚持:“那好吧,哪天我再约你。”

    我不想说(2)

    从此,潘萄的心开始浮躁起来。

    她听得出来,他好像是一个有钱人。但是,这对潘萄来说并不重要,她需要的只是一份认真的感情。

    她不相信虚拟的网络会带给她一个真实的伴侣,可是,现实生活连一次虚拟的缘分都不给她。

    因此,她决定试一试。

    可是,他再没有打电话过来。

    寂寞的潘萄拿起传呼机,上面除了一些公用信息,只有一个电话号。

    她几次想给他打个电话,最后都克制住了自己。

    这天,潘萄下班早一些,天还没有黑。

    楼下几个房客的麻将大战已经急不可待地开始了。

    她忽然想,为什么不去那个神秘男人的住址附近看一看呢?

    于是,她骑上自行车,从四号公路朝北走去。

    这条公路正是她上次遭遇车祸的公路。

    两旁只有荒草,没见到村子。

    走着走着,潘萄看到前面路边停着一辆白色轿车,好像坏了,司机在修车。

    潘萄的心提起来。自从那纸车纸人出现之后,她感觉白色轿车突然多了起来。

    她警惕地放慢了车速。

    她的自行车一点点从白色轿车旁溜过去。那个司机把头埋在机器上,好像根本就没有发觉有人经过。

    潘萄骑过去之后,一直不放心,因为她始终没有看到他的脸。她停下来,回过头,假装跟他问路:“师傅,高坡怎么走?”

    那个司机回过头来——他有脸,是一张很年轻的脸,他眼神怪怪地看了看潘萄,说:“朝前走,还有一公里。”

    潘萄这才上了车,继续朝前走了。

    可是,走出了一公里,她还是没看见什么别墅,倒是看见了那七倒八歪的坟墓——就是在这里,她遭遇了那个没有脸的开车人!

    她的心猛跳起来,掉转自行车,慌忙返回。

    她忽然意识到,网上这个没有面孔的我不想说,正是那个没有五官的开车人,它勾引自己到这地方来,还是想要她的命!

    此时,说不准它躲在哪棵树后,露出半张苍白的脸,眼睛定定地望着她的背影,呈现着纸的表情…

    她路过那个白色轿车的时候,那个年轻的司机依然在修车,他的头埋在机器上,好像在吃力地扳一个螺丝。

    潘萄飞快地冲了过去…

    回到房子里,潘萄疲惫地趴在床上,眼泪很快就洇湿了枕头。

    她和我不想说在网上聊得那么投入,那么缠绵,那么深刻…可是,他戏弄了她的信任。

    两个潘萄(1)

    那辆肇事的车一直没抓到。

    潘萄不知道车号,她甚至连车型都说不清。

    她向警方提供的那个司机的相貌特征几乎毫无用处。警察总不能发这样一个通缉令:

    故意杀人犯,男,穿白色衣服,没有五官…

    一天黄昏,我不想说的电话又来了。

    “最近怎么样?”他像没事一样问。

    潘萄有些气恼,她气咻咻地说:“你怎么又给我打电话?是不是坟地太寂寞了?”

    “你怎么了?”

    “你说的那个地方是一片坟地!你什么意思?”

    他想了想,笑了:“你搞错了。我住的地方叫大高坡,你说的那个地方叫小高坡,小高坡离我这儿还有三里路呢。”

    潘萄的语气一下就缓和下来:“噢,对不起,我没有问清楚…”

    他带着歉意说:“不,是我没有说清楚。”

    停了停他又说:“最近你一直没上网?”

    “没有。”

    “为什么?”

    “我以为你欺骗了我。”

    “因为在网上看不到你,我也就不上了。”接着,他压低声音说:“我不想说,其实我到网上…就是为了找你。”

    这句话一下就把潘萄感动了。

    我不想说把潘萄的心搅乱了。

    她多想有个亲人或者朋友在身边,帮她拿个主意啊。

    特殊的身世,使她看起来好像很成熟,很沉稳。其实,她的内心很软弱,遇到什么事总是飘摇不定。

    在这个城市里,她没有一个朋友。

    她甚至想给张浅打个电话。

    但是,她立即打消了这个念头——张浅已经不是过去的张浅了。最近,一想起这个中学时代的同学,潘萄就莫名其妙地感到怪异。

    潘萄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女孩。

    尽管她和张浅都在同一个城市里,尽管她也知道张浅在哪家银行工作,但是,由于地位的差别,她从来没跟张浅联系过。

    只有一次,她正巧路过张浅工作的银行,心血来潮,走了进去,想看看她。

    她刚刚走进那家银行的玻璃门,就感到有点不对头——她觉得这里的一切都十分的熟悉,包括门口的两盆仙人掌,包括墙上的电子汇率牌,储蓄宣传画,公共长椅,饮水机,还有那个走来走去的眉心长着痦子的保安…

    她以前从没有来过这里,多奇怪。

    她东看看西看看,忽然想起——她多次梦见自己在一家银行里上班,那家梦中的银行正是这里啊!

    那个保安对潘萄有些怀疑了,他走上前来,礼貌地问道:“小姐,请问你办理什么业务?”

    “我找个人——张浅在吗?”

    “张浅?我们这儿没有叫张浅的。”保安说。

    没有?

    潘萄马上想到,也许她调走了。

    然后,她转身就要离开了。

    无意中,她看见了墙上的“服务监督窗”,上面悬挂着这家银行所有职员的照片,下面有编号。

    她不由在上面扫了一眼。

    她看到了张浅。张浅微微地笑着。

    “这不是张浅吗?”她指着张浅的照片对保安说。

    “她不叫张浅。”

    “那她叫什么?”

    保安耐着性子说:“她叫潘萄。”

    难道张浅改名字了?

    记得上学时,张浅就对潘萄说过:“什么时候,我把名改了,我喜欢你的名字。”

    “改成张萄?”

    “就改成潘萄。”

    “姓怎么能改?”

    “姓怎么就不能改?”

    “嗨,我的名字有什么好?我还觉得你的名字好呢。”

    “那咱俩就换吧。”张浅一边说一边笑,笑得跟这照片上一模一样。

    潘萄望着那个“服务监督窗”,忽然有些伤感,仿佛自己的照片挂在上面。假如,当年自己考上那家金融中等专科学校,那么命运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她又问那个保安:“潘萄在吗?”

    “她今天没上班。”

    “为什么?”

    “不知道。”

    她觉得她跟张浅无缘,低头就走出了那家银行。

    两个潘萄(2)

    走在路上,潘萄越想越不对头:张浅为什么改成了她的名字?为什么她经常梦见自己在这家银行里上班?

    她忽然产生了一个可怕的想法:这个世上有两个潘萄!

    几天之后,潘萄意外地撞见了张浅。

    每次潘萄下班回住处,都要路过一条狭长的胡同。

    那天她下班时,太阳已经落山了,胡同里黑糊糊的。

    她累得骨头都快散架了,走路拖泥带水,只想一头栽到床上,沉沉地睡去。

    突然,对面出现了一个女人。

    潘萄吓了一跳,因为这个女人跟她长得特别像。

    细看,人家的脸又白又嫩,衣服也高档。

    尽管几年没见面了,潘萄还是很快就认出来,她是张浅。

    她好像专门在这里等潘萄,脸色很阴沉。

    潘萄走近了她,正要打招呼,她却冷冷地问了一句:“你是不是到银行找过我?”

    潘萄听她的口气很不友好,就说:“是的,我路过那里,去看看你。”

    “你不要再去找我了。”张浅的口气依然冰冷。

    “为什么?”

    “不为什么。”

    潘萄了解张浅,她太虚荣了,她是不想让银行里的人知道她还有潘萄这样一个底层的同学。

    潘萄的心一下就结了冰,低低地说:“对不起…”

    张浅没有再说什么,快步从潘萄的眼前走了过去。

    潘萄回过身,追问了一句:“张浅,你是不是改名了?”

    张浅愣了一下,停下来,转过身,反问道:“怎么,不行吗?”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

    张浅嘲弄地白了潘萄一眼,转身走了。

    她再也没有回头。

    潘萄看着她的背影,心狠狠地酸了。

    在学校的时候,张浅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老师经常批评她,同学们也不愿意接近她。

    可是,潘萄对她很好,经常帮她补习功课。

    有一次,两个人一起回家,在路上,张浅的肚子突然痛起来,她蹲在路边,连声大叫,黄豆大的汗珠“滴答滴答”掉下来。

    潘萄吓坏了,背起她就朝医院跑…

    那时候,潘萄只有十几岁,她累得差点昏厥。

    尽管那件事已经过去很多年,尽管潘萄从来没想过要对方报答,可那总是一份情啊。

    这天夜里,潘萄又梦见她坐在那家银行里上班了。

    张浅走了过来,很敌意地跟潘萄挤座位,还大声地吼叫:“你坐我这里干什么?”

    潘萄挤不过她,一下摔在地上。

    领导来了,严肃地说:“怎么冒出了两个潘萄?”

    张浅指着潘萄的鼻子,恨恨地说:“这家伙是冒充的,快叫保安打死她!”

    潘萄很自卑,很害怕,像做了什么丢人事一样,急匆匆地溜了出来…

    潘萄决定把虚无飘渺的网恋放一放,回一趟老家。

    她刚刚回到家乡小镇,就听到了一个让她震惊的消息:

    张浅下落不明!

    她已经将近一周没有音信了,她的家里和单位都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已经向警方报了案。

    潘萄想了想,她和张浅在胡同里邂逅,已经是四个月前的事了。

    镇里人风言风语,有的说张浅跟一个有妇之夫跑到国外去了,有的说她被坏人绑架了,有的说她贪污巨款逃之夭夭了…

    潘萄觉得,似乎只有最后一种猜测更贴切。

    三天后,潘萄回到了市里。

    她心里一直挂念着张浅。

    尽管张浅对她很绝情,可潘萄还是希望她平安。

    荒野别墅(1)

    这天晚上,我不想说又打电话来了。

    他坦荡地对潘萄说:“今晚你到我这儿来吧。明天是周末,我们好好聊一聊。你不用回去,我的房子很大。”

    潘萄犹豫了一下:“现在?”

    “现在。我开车去接你。”

    “不用了,我…打个出租车去吧。”

    他并不勉强,说:“那好吧。只是,你别再找错了——大高坡别墅,十三号楼。”

    她又不好意思地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伞问。雨伞的伞,问题的问。”

    “我叫潘萄。”

    “我还是叫你地拉那吧。”

    潘萄笑了:“那我们一会儿见。”

    “我等你。”

    放下电话,潘萄的心激动地跳起来。

    她立即开始梳妆打扮。

    她把所有的衣服都翻出来试了一遍。最后,她穿上了一件小巧的立领白衬衫,一条草青色长裙,出了门。

    天黑了下来。

    这时候出租车很稀少,潘萄等了半天才开过来一辆白色出租车。潘萄急忙伸手拦住它,上去了。

    她猜想这个车一定很贵,但是她已经顾不上这些了。

    她坐在司机旁边的座位上,司机伸手帮她系好了安全带。

    “师傅,我们去大高坡。”

    为了避免弄错,潘萄把那个“大”字说得很重。

    那个司机没说什么,掉转车头,开走了。

    果然是一辆好车,速度很快。不知为什么,车一走,潘萄忽然又后悔了。她想下车,又觉得这样出尔反尔不好,不论是对伞问,还是对这个司机。

    正犹豫着,出租车已经飞快地驶出了市区。

    路灯没有了,除了前面的路和两旁那丑陋的榆树,四周一片漆黑。

    潘萄越来越紧张。她一会儿朝左边看看,一会儿朝右边看看,一会儿朝前面看看,一会儿朝后面看看,心里越来越不安。

    在这荒凉的野外,别说那个在网上相识的一面都没见过的男人,就是身边这个陌生的司机,潘萄都觉得不可靠了。

    “师傅…咱们往回开吧,我不去了。”

    “为什么?”那个司机看着前方,继续驾驶。

    “你别管了,我要回去!”

    “你这样犹犹豫豫可不好。”

    司机没有返回去的意思,仍然目视前方,专心驾驶。

    潘萄一下对这个司机产生了恐惧感,她多希望此时伞问在身边啊。

    她用商量的口吻说:“师傅,我要回去。去那个地方得花多少钱?我可以把车费给你。”

    “我不收你车费。”他还是径直朝前开。

    潘萄从侧面愣愣地看着这个司机,她发现,这个表情越来越麻木的司机,呈现的正是纸的表情!

    她忽然想到了这辆出租车的颜色,心一下翻了个个儿。

    “你可真会开玩笑…”她故作平静,声音却抖得厉害。

    “我这个人一条道跑到黑,永远不会回头。你看,前面多好啊,也许,你从此就彻底转化了。”

    说完,他从车窗伸出手,把车顶那个出租标志取下来,放进了车里。

    潘萄敏感地低头看了看:这哪是什么出租车,根本没有计价器!

    她黑灯瞎火地坐进了一辆陌生人的车,正朝着一个同样陌生的地方飞奔…

    她蒙了。

    她闻到了一股纸灰的味道。

    这是一个奔跑的纸车!

    这个司机是一个纸人!

    “你是谁?你要干什么?”她紧紧盯着这个司机的侧脸,惊骇地问。

    “我不想说。”他的态度依然那样冷漠。

    我不想说!

    潘萄一下就傻了:

    在虚幻的网络里,那个和她一夜一夜神聊的人,那个聪明、浪漫、温柔、多情的人,竟然是一个纸人伪装的!

    它没有害死潘萄,又改变了伎俩,钻进网里勾引她入其彀中!

    这是真的吗?

    可是,如果他不是那个纸人,那么,他怎么知道潘萄的住址?他为什么要扮成一个出租车司机?他的态度为什么这样诡怪?

    潘萄的心提得更高了,但是她却假装把心放了下来:“噢,是你呀,你可把我吓坏啦!”

    她想把两个人的距离拉近一些,找到网上的那种感觉,这样,也许他就不会伤害自己了。

    “现在,你就不怕了?”他的口气里带着嘲讽的味道。

    “当然…”

    他嘿嘿地笑起来。笑了一会儿,表情又渐渐僵死,继续木木地盯着前方,呈现出纸的表情。

    潘萄小声问:“我们是去大高坡吗?”

    “我们去小高坡。”

    “你不是说小高坡是一片坟地吗?”

    “错了,那片坟地叫大高坡。”

    一次次被欺骗,被戏弄,被侮辱,潘萄突然恼怒了,她想跳车了!

    “你停车!”她叫起来。

    他根本不理潘萄,专心致志开车。

    “你送我回家!”潘萄觉得没有任何希望了,她一边失控地喊叫,一边解那个安全带。

    他看都不看她一眼。

    她发现,那个安全带锁上了,根本打不开,它变成了捆绑她的绳索。

    “你放开我!放开我!…”

    在潘萄的喊叫中,车开进了一个大院。

    伞问把车停好,转过头说:“我说过,我到网上就是为了找你。”

    然后,他下了车,把大门锁了,那声音重重的:“哐当!”

    潘萄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她被诗情画意给害了。

    接着,伞问走过来,为潘萄打开安全带,把她牵出来。

    这个地方有点像旧时的大车店。一排平房,没有一个窗子亮灯,大院里很空旷。一阵阴风吹过来,潘萄打了个冷战。

    伞问把车门关上,驾驶室里的灯却幽幽地亮着——这个熟悉的情景一下就打开了潘萄那惊恐的记忆。

    “你见过它,是吗?”他在潘萄背后轻轻说。

    他的声音有些异常。

    潘萄慢慢转过身,魂“忽悠”一下就飞出了躯壳——他脸上的五官不见了,一张空白的脸近近地贴在潘萄的脸上。

    他是一个二维的纸人。

    潘萄的身子一下就轻了,在一股纸灰的气味中,她轻飘飘地晕了过去。

    潘萄醒来时,四周没有一丝光亮。

    她慢慢爬起来。

    接着她就听见了一个黑暗的声音:“你认识潘萄吗?”

    正是刚才突然没了五官的伞问。潘萄颤颤地说:“我就是潘萄啊。”

    “我说的是银行的那个潘萄——噢,她原来叫张浅。”

    潘萄的心一抖:“认识。”

    “现在,你跟她在一起。”

    潘萄惊怵地四下看了看,一片黑暗。

    这时候,晕过去反而成了一件幸福的事,可是,潘萄却十分的清醒。她不知道这是天上还是地下,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更不知道张浅是死是活…

    “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我的家。”

    “你为什么不开灯?”

    “有一个黑暗的秘密,我只能在黑暗中告诉你。”

    “…秘密?”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你吗?”

    “不知道…”

    “不是我想杀你,是张浅想杀你。”

    潘萄“忽悠”一下,好像从悬崖上跌了下来。她一下就品尝到了真正孤独的滋味。

    是张浅给这个纸人施了妖术!是她要害死自己!

    伞问在黑暗中叹口气,说:“当年,张浅并没有考上那所金融中等专科学校,是你考上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一钻进潘萄的耳朵,她就知道是真话,根本用不着分析、判断、辨别。

    天旋地转。

    这么多年来,她心中一直有一团厚重的阴影,时隐时现,现在,这团阴影陡然暴露在太阳下,竟是那样丑陋与狰狞!

    伞问又说:“她的家长买通了一些人,最后,她拿着你的录取通知书去报到了。她把你替换了。”

    潘萄忘记了恐惧,满心愤怒!她想起了她经常做的那个梦:她端端正正地坐在银行里办公,窗明几净,阳光明媚…

    原来,张浅现在拥有的一切,都应该属于潘萄。

    一次幽邃的阴谋,互换了两个人的未来!

    可是,潘萄不明白,张浅怎么可能冒充自己去上学呢?

    这中间藏着多少猫腻?

    哪些人参与了这次阴谋?班主任?中学校长?招生办的人?教育局的人?那个金融中等专科学校的校长?

    “有一次,你去她的单位找她,她认为你发现了这个秘密,所以她让我除掉你。”伞问继续说。

    潘萄突然对着黑暗问了一句:“你是…纸人吗?”

    “不是。”

    “可是你的脸…”

    “我家八辈都是唱戏的,那叫变脸。”

    潘萄不相信,她怀疑他家八辈都是纸人。

    伞问忽然想起了什么:“你门口的那个纸车纸人是张浅送的,那是一个巫师教给她的诅咒,据说,不出三天你就会死于车祸。可是,诅咒没有应验,张浅就只好让我来杀死你了。”

    接着,他的口气变得正常起来:“好了,真相大白了。”

    灯亮了。潘萄看见她置身在一个空荡荡的房间里,她坐在一个宽大的白色沙发上。

    宽大的落地窗帘也是白色的,静静地垂挂着,不知道它后面藏着什么。墙角有一个很高的落地灯,一点都不亮。落地灯同样是白色的。

    伞问坐在她对面,他的五官又回到了脸上。在灯光下,他有血有肉,果然不像纸人了。

    他和潘萄之间是一个玻璃茶几,上面有一个精致的相框,照片上正是张浅,她微微地笑着——对潘萄来说,她的笑触目惊心。

    地中间有个黑糊糊的洞口,好像通往地下…

    “她,她在哪儿?”潘萄问道。

    伞问指了指那个洞口,说:“她在地下室里睡着。”

    “是她叫我来的?”

    “不,是我叫你来的。”

    荒野别墅(3)

    潘萄马上意识到,既然他向自己挑破了所有的秘密,那么就一定没想让自己活着回去。

    果然,伞问问道:“你怕死吗?”

    他要动手了。潘萄的骨头一下就酥软了,她带着哭腔说:“…大哥,我什么都不会说!”

    他笑了,伸过手来,温柔地摸了摸她的脸蛋——潘萄在他的手指上又闻到了一股纸灰的味道。他温柔地说:“别着急,我下去给你铺床。”

    说完,他站起来,走到了那个黑糊糊的洞口前,背朝着潘萄,一步步地走下去。

    他铺床干什么?潘萄愣愣地看着他,急速猜想着自己今夜是失去贞洁还是失去性命这样一个重大的问题。

    只剩下半个身子的时候,伞问突然转过头来说:“你跑不了。”

    然后,他下了地狱。过了半天,也不见他钻出来,那个黑糊糊的洞口死寂无声…

    那里面多深多大?

    那里面什么样?

    那里面到底有什么人?

    潘萄想到了逃跑。可是,大院的门锁着,往哪儿跑呢?

    她正犹豫着,一个人从那个洞口里露出了脑袋。

    潘萄看过去,心里猛一哆嗦——是张浅。

    她脸色苍白,行动缓慢,从那个洞口一步步走出来。

    她穿着银行的制服,整整齐齐。只是,她的半个脑袋上都是血,已经凝固,看上去十分恐怖。

    想逃已经来不及了。

    “张浅!”潘萄低低叫了出来。

    “不,我是潘萄。”她面无表情地更正道。潘萄又闻到了纸的味道。

    “潘萄…其实…我…”

    张浅慢慢地走到潘萄对面,坐下,探着脑袋看潘萄的眼睛:“你想说什么?”

    “其实,我什么都不知道…事情都过去了,我觉得没什么…看到你现在挺好的,我就觉得挺好的…我不会怪罪你…”

    张浅很不信任地观察她的表情:“你说的是真心话?”

    “…是真心话。”

    她盯着潘萄的眼睛突然笑起来:“这样最好了。”

    然后,她把笑一点点收敛了:“不过,你将永远呆在这个房子里,不能再回去了。”

    潘萄又一哆嗦。

    张浅伸出手,指了指那个黑糊糊的洞口:“今后,你就跟我一起住在那个地下室里。”

    潘萄看看张浅,又看看那个洞口…

    张浅盯着潘萄的眼睛,问道:“你好像不愿意?”

    “愿意…”潘萄都快哭出来了。

    张浅这才站起身,说:“好了,现在我就去给你铺床。”

    她慢慢地走到那个黑糊糊的洞口前,回过头来,冷冷地补充了一句:“你一会儿就下来啊,我等你。”

    她的身子越来越低,终于不见了。

    潘萄知道不能再犹豫了。

    她颤颤地站起身,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前,推开门就往外跑。

    她跑出来之后却呆住了——眼前还是刚才那个房间,白色落地窗帘,白色落地灯,白色沙发,黑糊糊的洞口…

    她陷入了一场噩梦。

    对面还有一扇门,她又冲了过去。

    可是,跑出这扇门,仍然是刚才的房间…

    她软软地靠在了墙上,两只腿不停地抖。她要崩溃了。

    伞问从黑糊糊的洞口里走出来。

    他看见了潘萄,笑了:“你不是在做梦,不信你掐掐大腿。我一共六间房子,都布置得一模一样。地下是通的。”

    接着,他朝潘萄招招手:“床铺好了,你下来吧。”

    潘萄死死地盯着他。

    “下来呀!”

    “你…是不是要杀我?”

    “不是。”

    “那你要干什么?”

    “我想让你跟张浅做个伴。你下来。”

    潘萄的眼泪“哗哗”地流下来,六神无主地走过去。她无力抗拒。

    伞问轻轻伸出手,扶着她走下去。

    地下室里黑糊糊的。

    潘萄顺着一个危险的木梯朝下走,走了很深很深,仍然没到底。她的心越来越暗淡,觉得自己永远也不可能再上去了…

    伞问紧紧抓着她的手,根本无法挣脱。

    她看不清这个地下室里到底有多大,也看不清四周到底都有什么东西。她成了一个瞎子。

    终于到了底。

    荒野别墅(4)

    伞问一边拉着她朝前走一边说:“我爱张浅,很爱很爱她,我愿意为她去死。我以为她也爱我。后来我发现她暗地里跟几个男人勾勾搭搭,原来她是在利用我,根本没想嫁给我…”

    终于,他停下了,静默了半晌,突然说:“到了。”

    潘萄预感到不妙,像疯了一样猛地甩开他的手,在黑暗中朝那个木梯方向冲过去。他几步就追上来,两只胳膊像铁钳一样紧紧箍住她,把她拖了回来。

    “放了我!”潘萄歇斯底里地喊起来:“张浅,求求你…”

    “她已经死了,我开车把她撞死了,现在她就躺在你脚下…”伞问死死搂着潘萄,一边说一边竟“呜呜”哭起来:“我对不起她!你必须留在这里陪伴她…”

    潘萄大叫一声:“她没有死!”

    对方显然愣了一下,箍住她的两只胳膊放松了些:“…你说什么?”

    “她没有死,刚才我看见她了!”

    “在哪儿?”他似乎是笑着问的。

    “她从地下室走出去了,还跟我说了几句话!”

    他想了想,突然阴险地说:“你在吓唬我!”

    “没有!我还看见她半个脑袋上都是血!”

    他一下就不说话了。

    静默中,突然有个女人笑了一声。两个人都听见了。

    “这个地下室里还有谁?”潘萄惊惶地问。

    伞问没有回答。他放开了潘萄,蹲下身子,似乎在地上摸起来。潘萄紧张地等待着,过了好半天,伞问突然惊叫了一声:“天,她的尸体不见了…”

    黑暗中,一个颤巍巍的声音响起来:“伞问,你连潘萄都撞不死,能撞死我吗?”

    话音未落,伞问就发出了一声惨叫,接着,“扑通”一声,好像摔在了地上。

    潘萄惊呆了。

    听起来,伞问好像已经被干掉了。

    潘萄什么都看不见,她不知道张浅在什么方位,不知道她是怎样弄死了高大的伞问…

    现在,黑暗中只剩下了两个潘萄。

    实际上,这两个潘萄才是真正的仇人,而伞问只是搅进来的一个杀手而已。

    潘萄转身就朝出口跑,结果却撞在了张浅的身上。

    在黑暗中,张浅说:“我把你的床铺好了。”

    张浅连杀两条人命,但是她并没有逃逸。

    第二天,她穿着银行的制服,又来上班了——只是那制服上血迹斑斑。

    警察来抓她的时候,她的眼里突然射出惊恐的光,死死搂住她平时坐的那把椅子不放手,狂乱地嚎叫起来…

    她疯了。

    勇敢的营养

    问:有人说读恐怖小说是一种心灵的折磨,但是像吃辣椒一样会上瘾,你认同这种观点吗?

    答:如果这世界上没有了辣椒,那将是一件多么乏味的事!问:你对当前中国恐怖文学创作现状怎么看?

    答:恐怖小说属于通俗文学范畴,“纯文学”的作家放不下架子,似乎不屑写;很多无名的写手倒是很热衷,编一些鬼故事,大多发表在网上,其中很多作品层次不高,甚至胡编乱造。这无形中影响了恐怖文学在大家心中的印象。中国真正的恐怖文学注定要产生,因为这是大众的一种阅读需求,市场会弥补一切。我算是写下这开创性一笔的先行者中的一员。恐怖这种题材同样是一个艰深的课题,需要众多有志于此的作家一起探讨、摸索、前进。

    问:您能不能给这种恐怖下一个定义?

    答:真正的恐怖不是“青面獠牙”、“血盆大口”那类东西,那类东西固然能吓人一跳,但那是惊怵,不是恐怖。真正的恐怖是心理上的压力和精神上的浮力。所谓压力,就是像黑夜一样慢慢渗透你的内心,最后铺天盖地,撕不破,挣不脱,逃不开,推不翻;所谓浮力,就是生命那种无根无据、找不到终极归宿的飘忽感。

    问:你写恐怖小说的灵感何在?像古代蒲松龄的作品、当代叶永烈的一些侦破题材的作品、“文革”中的恐怖小说手抄本以及国外斯蒂芬·金的恐怖作品,对你是否产生过影响?

    答:我读别人的书比较少,跟文学圈也基本没有来往。我最相信的一个人是自己,别人很难影响我。我的灵感来自黑夜。我的内心很敏感,恐怖故事旺盛地生长着。

    问:在现实中,你的胆子是不是特别大?有没有被自己的作品吓着过?

    答:我骨子里是一个很明朗的人。刚开始写恐怖小说的那些日子,突然迸出的某个想象也曾经让我毛骨悚然。但是,写着写着,我坐在打字机前的腰杆就越来越直了。我触摸了恐怖,撕毁了恐怖,嘲笑了恐怖。我相信,读者同我的心理历程会相同——把恐怖消灭掉,它就会变成勇敢的营养。

    问:您为什么不写散文了?我认为能成为经典的往往都是一些爱情题材的小说,比如《红楼梦》,对此您怎么看?

    答:我崇拜美好的爱情。过去我写爱情,因为那时候年龄小,关注的都是人性中美的东西;现在年龄大了,关注的都是人性中恶的东西,于是三十五岁开始学习写小说,写恐怖小说。其实,恐怖小说同样可以成为经典,只是我们的笔力没达到而已。另外,我还知道,人们轻易不会亵渎爱情故事,因为它秋波娇好。但是,大家对恐怖故事常常会踩上几脚,因为它长得似乎有点丑陋。我知道这个风险,但是,我能够承担。其实,一棵青绿的竹子和一块斑驳的石头,它们都是美的。

    问:中国有着深厚的鬼神文化积淀,想创作有异于西方的恐怖小说,是不是就意味着必须把鬼当成主角?

    答:把鬼作为恐怖小说的主角,那是浅薄的技术。

    真正恐怖的东西比老百姓创造出来的妖魔鬼怪更遥远,更深邃,更压迫。它在我们的内心的寸土里孳生,蛰伏。那都是我们自己养殖的。

    可以说,每个人都怀揣恐怖。也许,这种感觉被白昼的嘈杂、疲于奔命的忙乱所遮蔽,但是,孤独的你在漆黑的午夜里突然孤独地醒来,常常会触摸到它的存在,感到莫名其妙的恐惧满心生长:灵魂没有终极归宿,灾难十面埋伏,偶然预示着某种必然,巧合遮盖着某种应和…害怕突然失去最亲近的人,害怕绝症突然降临自身,害怕突然失去目前的一切,害怕突然天塌地陷,害怕死亡那无边无际的阴影,害怕冥冥中那人类永无法探知的神秘…

    就像黑夜占据了我们漫长的时间,恐惧占据了我们的一部分精神空间。我们不能回避这个,我们的文学艺术不能只呈现祥和、安宁、恬美,永远晴空万里那是不健全的天气。天有阴晴,月有圆缺,经历了冰雹雨雪之后的晴朗,才是成熟的,正常的,真实的。恐怖不是结果,而是过程。我在作品中展现了恐怖,解构了恐怖,目的是提倡健康的心态,寻求明朗的人生。

    心理医生关心我们的心理问题(他们也只是外貌具备了正常人的特征而已),可他们能解决的仅仅是“情感偏差”、“工作压力”之类,其实离题十万八千里。我们的心理都不健康,但是要经过极其曲折的心路才能到达那阴暗的一角。我的理想就是用我的文字给大家进行心理杀毒。

    抗恐怖心理测试答案

    1.你脆弱。做事不果决,为人不专断;容易被说服,被吸引。不过,你的内部天生有一种调节机制,在无意识中,暗暗帮助你化解开一个个心理障碍。

    2.你是一个心理很正常的人。不过,你要拒绝平庸。

    3.你心理的被暗示性最强,极容易出现某些偏差。也许我对其他三种人的测试都不正确,但是我对你的判断绝不会有大错,因为我选的跟你一样。

    4.你需要清理一下内心。和选择2、3、4的人比起来,你的神经不一定最健壮,但是你对恐怖的免疫力一定最强。( 纸人 http://www.9ttxt.com/9_9745/ 移动版阅读m.9ttxt.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