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麻烦情妇 > 第十章
    冷月透窗而人,照在床上朦胧人影,一阵轻微的推门声,还是让辗转难眠的黑帮老大回头低语:“姜绮柳。”

    纵然月光如此的晦暗不明,但是雷震涛仍忍不住呼吸一浊,因为光线再如何黯淡,他仍是能借由月光,看到眼前少女美丽的脸庞,及总是能让他心驰的嘴角有一小朵顽皮的笑靥。

    姜绮柳功寂轻移,缓缓步行至床边,她赤着脚,有种令人疼惜的可爱,眼神清澈得宛若一泓清泉。

    雷震涛笑了,他没有问为什么她半夜走进他的卧室,没有问她为何夜深不寐,因为他明了她跟他一样,想到明日的别离。

    他略微移开身体,手臂撑开凉被,露出一小角的邀请,“上来吧!”

    姜绮柳钻进床,舒适的被他搂进胸膛,感觉雷震涛散发的热气,正热烘烘的熨汤她全身,她推了他一把,“雷老大,你热得像暖炉!”

    “我不只热得像暖炉,从你那一夜把邵依依拎到地板上,我就中焚到现在,只差没热得爆炸。”他语带双关的道。

    姜绮柳嘻嘻一笑,抬起身子,准确无误的亲在他唇上,雷震涛还来不及品尝这个吻叼度,姜绮柳已经躺在枕头上。

    “雷老大,多谢你两个多月来,一直当个听话的好孩子,这个吻是奖厉你的。”。

    对于姜绮柳的话,雷震涛轻哼:“我看不出当个被诅咒但监,有何奖质可言。”他手臂圈紧她的腰身,手沿着她的颈线滑下,全身上下散发热情的热力,他熟练的手很快的滑到她的,绽出个邪恶的笑容,“姜绮柳,我情愿女人在床上表现出她的感谢及对我的奖励。”

    姜绮柳逗人的笑容在黑暗中闪闪发亮,“雷老大,你又开始发情了吗?”

    雷震涛仰头大笑,他的笑声里充满纯然的喜悦,“姜绮柳,跟你在一起,永远也不会无聊,光是你动人的小嘴所吐出来刺人心肝的话,就足以教个男人自闭症发作,从没见过你这种气死人的女人。”相信你要是刚才愿得逞,现在吐出来的话,应该是完全不同的调调。”

    对于她尖刻的讽刺,雷震涛狡诈道:“你的意思是。如果我刚从你美丽诱人的身体得到满足,我的心情将会蔚蓝开朗?”他的手溜到她颈后,深深叹口气,“你是在自愿提供你的身体来增加我的快乐吗?你实在太慷慨了,那我就遵命不如从命。”他按住她。

    姜绮柳哪想得到他能把话扭曲到这种程度,等她一秒后回神,雷震涛的嘴早已吻住她的唇,姜绮柳一惊,“雷老大……”

    趁她开口的同时,雷震涛粗哑低吼一声.热情难禁的窜入她口中,吮吻她丁香小舌。

    姜绮柳浑身,她早该知道的,这个男人的热情是天性使然,他的、他隐含的火焰,再再皆透露出他是个非常热情的男人。

    而这股几乎可称为烈焰的火力,也烧得她喘息不已,她揪住他的衣襟,大大的眼睛露出深深的不确定感。

    雷震涛的动作慢了下来,情凿的嘴角也柔了下来,“还是不确定吗?”

    姜绮柳眨了眨深邃的大眼。

    雷震涛亲吻她但阳及界头“嫁给我吧!来当我雷震涛的压寨夫人,我保证跟我上床不是件可怕的酷刑,感受我的魅力不是恶心的事情。”

    姜绮柳吞口水的声音,在静寂夜里清晰听闻,“雷老大,你疯了吗?你知道你在干么?”

    “向一个说我疯了的女人求婚。”他含笑轻道。

    姜绮柳不自觉的捉紧他胸前的衣服,“你是认真的?”

    “非常认真。”他保证道。

    “我才十九岁。”

    “所以等个几年再生孩子也不晚。”

    姜绮柳噗哧的笑了出来,但是她抹了抹眼睛,“不可能的,对女人来这招,雷老大,我不会中计的。”

    雷震涛深吸一口气,沉重的吐出来,“我恨雷云天,这辈子我最恨的人就是他,我从小就打定主意不结婚,我绝对不要延续雷家血脉,绝对死也不肯。”

    姜绮柳脸一红,感觉雷震涛烈焰般的双眼正在注视着她的脸,他的手充满欲的环住她,梳着她长及腰身以下的长发。

    “但是我现在开始深思这样的怨恨是否有意义?我是否要因为雷云天而付出我一生的幸福为代价?”

    姜绮柳反手抱住他,“怨恨是一面两刃的刀,它很有可能也会毁了你,而且……”她迟疑的轻吐,“而且雷云天也许以他的方式在爱着他唯一的孩子。”

    雷震涛的身体倏地僵硬了起来,“你该死的在说什么鬼话?”

    他的怒气几乎触摸得到,姜绮柳不畏他狂怒的火气,直视着他,“你不了解雷云天为什么要传位给你吗?”

    “他要我不好过、他要我心里不舒服,他自以为是上帝,想要主宰支配我的人生。”他蛮横的低吼。

    姜绮柳更正道:“不对,他爱你,驰雷帮是他一手建立起来的,不论用如何卑鄙下流的方法,他要不甘愿的你,坐稳帮主宝座。”

    雷震涛坐了起来,即使光线微弱,但姜绮柳仍可看到脚俊脸僵硬阴森的表情。

    “闭嘴,姜绮柳,闭上你的嘴,否则你要刺激得我失去理智了,一旦我失去理智,是十个大男人也架我不住,而我发泄的对象一定是你。”

    姜绮柳不顾一切的说下去。“我猜他把父亲的角色,扮演得很失败,但是他扶持何士荣,是相信你的能力绝对可以击败何士荣,让帮里的人认同你帮主的地位,他要你靠实力,安稳的坐在帮主的位子上……”

    雷震涛的声音轻柔得危险,“我教你闭嘴,姜绮柳,要不然你要惹恼我了。”

    “雷云天他……”她发出一声短促的喘息,此时他脸上的表情是她从未见过的凶恶,他强健手臂撑在她脸旁,身下投下的阴影覆盖她全身,在她上方的脸是显而易见的暴怒。

    “姜绮柳,我跟雷云天之间的恨意,是你难以想像及推测的,如果能够挽回,我愿意用我所有的一切,来挽回我养父的生命,他是个值得尊敬的男人,他明知我不是他的亲生儿子,但是他对我好得没话说,雷云天跟他一比起来。简直是云泥之别。”

    雷震涛的语气刚硬自制,却又深深浸渍刻骨铭心的哀痛,姜绮柳听出他话中隐含的愤怒及无力感——对雷云天的愤怒,对无法挽回往事的无力感,她不禁为他心中大恸,一个人怎能承受往日如此深重的悲剧及折磨?

    “雷老大……”

    雷震涛露出个苦楚的笑容,“不必同情我,我能过得很好,只是我无法原谅雷云天为什么一定要杀了我养父,我也无法原谅我母亲弃我而殉情,她为什么要如此软弱的死去?她为什么不因我而活下去?她为什么临死前,要把我交给雷云天?她的懦弱及逃避现实,成了我一生的转折点,我不恨我母亲,但是我无法原谅她的畏缩不前及逃避一切的死亡。”

    姜绮柳了解他话中隐含的愤慨,她同意他的观点,“的确,自杀并不能一了百了,只会造成亲者痛、仇者快的愚蠢局面,坚强的人绝对不会选择自杀的道路,那是懦弱、无法面对人生的人,才会走的蠢路。”

    “我喜欢你的坚强、自信及智慧,绮柳,嫁给我吧!我无法坐视你成为别人的女人,一想到让别的男人来拥有你,我一定会痛苦得发狂,我绝对不要因为雷云天,而断送你我可能有的未来,雷云天不值得我付出我一生的幸福来报复他。”

    姜绮柳温柔一笑,“我好高兴你没让怨恨腐蚀你的灵魂,操纵了你的理智,雷老大,你是个了不起的男人,能够征服世界不值得一笑,但是能征服自己怨恨的人,才是真正的智者。”

    将几许披散在她脸上的发丝,往耳边拨去,雷震涛轻柔的声音,充满坚强的意志道:“虽然你的赞美令人心情舒爽,但是我宁可你回答我的问题,而不是顾左右而言他”。

    姜绮柳避开他的眼睛,轻揉他胸前的衣服,举止之间充满着小女孩的姿态,令人怦然心动。

    “看着我。”雷震涛威严的下着命令。

    姜绮柳猛然抬起头。“我不喜欢别人命令我。”

    “那就回答我的问题!”

    “你的求婚态度未免太过,雷震涛,我现在确定你有大男人主义。”

    雷震涛弯起食指,勾起她的下巴,“你的及颐指气使,绝对不下于我,我是不是也要确定你有大女人主义呢?”

    姜绮柳天生的幽默感再度出现,她举起手做出投降状。“厉害的一击,我作茧自缚,算是罪有应得。”雷震涛大笑:“会自嘲的女人,我又发现你一项优点,姜练柳!”

    “我的优点绝对不止这一项,我以人格保证。”她朝他顽皮逗弄的抛给他个荡人心魄的媚眼。

    雷震涛拥住她,哈哈大笑,“姜绮柳,一个月,就一个月的时间,这段时间给你考虑,一个月后,假使你不给我回答,我就要登门造访了。”

    姜绮柳眼中的笑意消失了,“威胁?恐吓?还是命令?”

    雷震涛笑了,“只是个小男人卑微的请求,一个拜服在你脚趾下的爱奴,可怜兮兮的求你这下嫁。”

    姜绮柳一扬眉.“好个可怜兮兮及卑微,雷老大,我找不出你全身上下,有这两样东西的存在,也许你今晚可以表现一下,我相信我会很欣赏。”

    “伶牙俐齿,姜绮柳,不过幸好我知道如何治好女人这种可悲的毛病。”雷震涛的声音变得沙哑。

    他的手圈住她的颈背,不容分说的,他的嘴重重的覆上她的,以惊人的柔情在她嘴上移动。

    结局当然是再伶牙俐齿,也逃不过雷震涛温柔的攻势,姜绮柳只好竖起白旗——无条件投降。

    清晚光线惊醒床上的人,长发少女轻手蹑脚下床,惟恐吵醒床上的雷震涛。

    突然一只手迅速的伸出,按住她美丽的小手.“要走不道别吗?”雷震涛的眼神惺忪中带着锐利,好似早已洞悉她内心的想法。

    “雷老大……”姜绮柳冷静的道。

    雷震涛支起一手,示意她闭嘴,“如果你是要说何士荣已经落人法网,我也坐稳帮主宝座,驰雷带也漂白得很成功。现在该是你功成身退的时刻,那你不必多费唇舌,我了解,也愿意让你离开。”

    姜绮柳嫣然一笑。朝他脸上亲了一个、“多谢了,雷老大!”

    “我还没说完。”雷震涛稳健道;“一个月后,我要听你的问答。”

    姜绮柳沉默良久才道:“老大,我需要更长的时间考虑。”

    “加重原本的语气,雷震涛道:“就一个月的时间,姜绮柳,这是我最大极限。”

    姜绮柳转身,一步一步走向门口,“雷老大、我说过我不喜欢别人命令我。”

    “慢着,姜绮柳。”

    姜绮柳听到这么明显的命令口气,她僵硬的停了下来。

    雷震涛下了床,走到她身后,他的声音缓和了下来,“嫁给我不代表你要放弃扬风组,我不反对你继续当你的老大,唯一的一点,你不能再如此肆无忌惮的出任危险任务。”

    姜绮柳闻言又是一僵,脸上明显散发出不悦。

    雷震涛无视她的反应,只续道:“我很愿意为你出力效劳。”

    姜绮柳因这污辱而恼火,但是她的音调仍很平静。

    “我用不着要别人替我打仗.雷老大,只要你敢如此做,你这一辈子就再也见不到我,我姜绮柳说得出就做得到。”激烈的火焰在言语中呈现,高傲的自尊在此表露无遗,雷震涛从她身后挽起她的秀发。

    “你不必生气,我还没说完。纵然我很愿意为你服务。但是我想你宁愿自己打自己的战争,所以如果你决定亲身出任危险任务,那就带着我去,我不干涉你的行动,但是我要知道你平安无事。”他的声音温柔,“因为我无法忍受你发生任何意外。”

    姜绮柳放松下来,“你放心吧!雷老大,我几乎不出任务,这次是因为何士荣是个难缠的角色,而我又不希望这次任务失败.才会亲自出马,一般都是交给任务执行组的人马负责。”

    突然一条细致典雅的金色项链,在她颈上闪烁光芒,项链还串着一枚男用的金戒指,由戒指的式样看来,显然它的年代十分久远。

    姜绮柳握住里至自己胸前的戒指,“你这是做什么?雷老大?”

    “送给你的,虽然戒指式样十分老旧,但是它是我最珍视的东西,也是我养父唯一留给我的遗物。”

    “不行!太贵重了。”

    雷震涛扳过她的身子,低声轻语:“这是我这生最尊敬的男人送给我的,我把它送给我此世最尊敬的女人。”

    姜绮柳的唇轻颤,“雷……”眼里盈满感动。

    雷震涛低下头,在他唇上驻留一秒,他抬起头,“你走吧!姜绮柳,一个月或是一生一世的等待,我盼望胸的回答。”打开门,把她送出去,然后将门阖上,他没有回头看她一眼。

    龙飞天靠在墙边,眼睛瞄过姜绮柳手提的简便行李,“要走了?”

    姜绮柳点了个头,“你见到秦樱了吗?”

    龙飞天轻点头,“多谢你让我见到她。”

    她不在意的耸肩。“小事一件,只要你别告诉秦樱是我故意设计她跟你见面,就算帮了我个大忙,她的大小姐脾气我不敢领教。”

    见龙飞天高深莫测的堵住她的路,姜绮柳微微一笑,“还有什么事吗?龙飞天。”

    她的笑容甜美可人,但是龙飞天现在已知晓甜美的笑面、脱欲的美丽,完全不足以代表她,她的智谋、胆大及自信,才是使她闪闪亮的原因。

    龙飞天开口,说出认同她的一句话,“你配得上雷!”

    “应该是他配不得上我才对。”姜绮柳纠正他。

    “雷是个超群的男人。”龙飞天说出这句不算回答的结论。

    姜绮柳垂下视线,“我知。”她深吸气,“请你好好照顾雷震涛,我要走了。”

    “希望一个月后会再见到你。”说完,他让开一条路。

    这家伙一定又在门口站岗偷听!姜绮柳不悦的抛给他个白眼,“你下次再偷听我跟雷震涛的对话,我保证你往后的生活会过得很刺激,光是应付秦樱就教你吃不完兜着走。”

    她的威助令龙飞天嘴角一扬,不过他仍旧不发一语.默默的看着离开。

    然而姜绮柳离开不到一分钟,只见雷震涛站在阳台上,目送她俏丽的背影,而龙飞天则站在他身边。“她一个月后会回来吗?”龙飞天问。

    淡淡的轻风撩起雷震涛的额发,阳光照耀在他脸上自信满满的表情上,“会的,而且是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你为何如此确定?”

    雷震涛偏过头,一小朵微笑浮现在他的嘴角,“因为姜绮柳不逃避现实,她从不以逃避来解决问题,她只会面对现实,勇于解决疑难,这是她最令人称羡的优点,也是她内心力量的表现。”

    幽暗的公园坐着两人,一个气质清鲜、一个艳若桃李.只见艳若桃李的女人脸上挂着两行令人心的清泪。

    “我真的很爱雷震涛,可是他根本不跟我联络,求求你,姜绮柳,把雷震涛让给我。”

    姜绮柳掏掏耳朵,脸明明显的是百般无聊的表情;“邵依依,你跟在我背后,说法是要谈这件芝麻绿豆的小事,那你也来免太闲了点吧!”

    脸上清泪滑得更快,邵依依双肩的哭泣,“我知道我的要求很无理,但是你要原谅我,我真的不能失去雷震涛,你还年轻,还有大好的将来,可是我的未来只有雷震涛,他是我这生最爱的男人,失去他我不知如何活下去!”

    “既然你已经了解你自己的要求是无理取闹,那我不甩你,应该也不是件太过分的事.所以你慢慢在这里哭.我要回家睡大头觉了。”

    邵依依一愣,见到姜绮柳果真起身,对她柔弱可怜的哭泣视而不见。

    她眼明手快的拉住姜练柳的手,哀哀哭泣,“难道你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吗?姜给柳,我低声下气恳求你,你还铁石心肠不理会我.求求你了解我心里的痛苦,我真的爱雷震涛,我承让我以前十分刁蛮,但是我愿意为雷震涛改变,我是真的爱他呀!”

    说曾说着,邵依依掩面哭泣,显然内心悲痛到了极点,她哀罚欲绝的流着泪。

    姜绮柳大大的打个哈欠。把依依,你的演技是很精采,但是我可是骗术的老祖宗,这种狗屁倒灶的演戏,拿去编别人行,骗我只会更显出你的丢人现眼。”

    “我……”邵依依一个硬咽,哭得更凶。

    姜绮柳抽回手,“喂!我要走了.若是有兴趣,想要哭遍天下无敌手,拿个五千万来当补习费,我保证以你平庸的资质,教个六年就能学会其中诀窍.有兴趣欢迎你来找我,我要是心情够好,我一定会收你这个徒弟。”

    这一席风凉话,邵依依脸色一变,露出恶毒的眼神,她一声掌声,暗黑的公园里霎时走出三个彪形大汉,很明显的是不怀好意。

    邵依依冷笑,“姜绮柳,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雷震涛我还没玩腻,岂能拱手让给你?你好好陪这三个男人玩,我会把精彩相片,送一份给雷震涛,我得不到的,你也休想得到!”

    “你真是既愚蠢又丑陋,邵依依,你简直丢光我们女人的脸.说你是女性败类实不为过。”姜绮柳全身散发出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肃杀之气。

    邵依依再度冷笑,“等一下你嘴里哼出来的就是求饶了,给我上!”

    她一声令下,三个人高马大的男人立刻围住姜绮柳。

    可是姜绮柳却反而笑得很愉悦,“敢来就上啊!反正我也好久没活动筋骨了,不怕住院半年的,就陪我打发时间,反正你们这些人渣也是欠人肩,我参考喜欢欺侮女人的疯狂,是绝对不手下留情的。”

    一个男人受不得她这样的刺激,马上就出手,而其他两个也立即一拥而上。

    没几下功夫,邵依依脸色苍白的退了好几步,只见姜绮柳踢踢倒在自己脚边的三人,见他们毫无任何反应后,便往邵依依方向踏进,使得邵依依吓得花容失色,连连怯步退后。

    直到退无可退,姜绮柳才走到她面前道:“邵依依,真想狠狠赏你这只发疯的母狗几巴掌,我警告你,下次你再找我跟雷震涛的麻烦,这几巴掌就一起算,还得加上几脚利息,听清楚了吗?”

    刚才姜绮柳的那几脚,就把三个大男人踢得半死不活,若是自已挨上那几脚,哪还有命?邵依依连忙点头。

    “还有,与其把雷震涛交给你这种女人,还不如我自己收着用,下次你再接近雷震涛,我绝对会要你好看。”

    说出这段话,姜绮柳不禁一惊,自己竟然像个醋劲大发的黄脸婆,急吼吼的标明雷震涛是她的。

    她对自己一笑,“对,与其把雷震涛交给你这种女人,我干脆自已留着用,你滚吧!”

    一阵释然令姜绮柳放下心中重担,她开始确认自己的心意,她无视慌忙逃走的邵依依,只因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她握紧胸前的金戒指。

    暗夜里的风依然轻柔.就如她第一次闯进雷震涛的住处般的柔和,她拿出钩子,钩住栏杆,预备再次故技重施。

    姜绮柳攀着绳子往上爬,在距离阳台一目之遥时,突然一个忍住大笑的声音,在她耳边飘荡——

    “需要我帮忙吗?亲爱的小姐。”

    姜绮柳笑脸迎人,“雷老大,帮助落难的小姐,是男士的义务。”

    雷震涛大笑,“我很愿意为你服务,尖牙利齿的小姐。”。

    他提抱起她,放她滑下,直至她脚尖踏到地面,他才依依不舍的放开手。

    “你的衣服被我弄脏了,雷老大。”她拂着他身上衬衫的灰尘。

    雷震涛握住她的手,声音变得沙哑,“就算我全部衣服脏尽,我也毫不在乎。因你比那几件衣服更有价值。”

    “哼!又在骗女人了。”口里虽是这么说,但是她仍不假思索的用双臂紧抱住他的颈子,在他耳边轻语几句话,使得雷震涛因而笑开了脸。

    姜绮柳捶了他一下,“有什么好笑的?你该不会听错了吗?”

    雷震涛再度大笑,笑声中重复她刚才所说的话.“你刚刚不是说:‘雷老大,我头一次觉得被男人骗也不错。’”

    “嘘!你想宣扬得四海皆知吗?”姜绮柳一脸心虚的观望四周,为时稍晚的瞥见一道暗黑人影,躲在不欲人知的角落。

    无需光线的照明,姜绮柳也知道那个家伙一定是龙飞天,她脸倏地一红。想到龙飞天适才听到的话,她才不希望待会的话,又被这家伙偷听,于是她开口了……

    “龙飞天,不准再偷听,要不然我要告诉秦樱,说你是个变态,既呕心又下流,还会偷我的内裤。”

    站在角落的人,惊讶的扬头,显然是不敢置信。

    “龙,姜绮柳是跟你开玩笑的,夜深了,你下去休息,姜绮柳不会行刺我的。”雷震涛笑道。龙飞天略微点头,掉头就走了。

    雷震涛回头,看着眼前美丽脱俗的姜绮柳,皎白的月光映照她白皙的脸庞,看起来相得益彰,月光更衬出她的美丽。

    “考虑的结果如何?”雷震涛面无表情的轻问。但是粗嘎的声音,却泄潜心出他内心的紧张。

    姜绮柳嫣然巧笑,“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这副娇媚笑颜,无疑是最佳回答,雷震涛心里的结松脱了。

    “不妨两者都说来听听。”话虽如此说,但是雷震涛却满脸笑意的低下身子,一手抚着栏杆,另一手抬起她的下巴,深情款款的吻了浪漫月光下美丽脱俗的她,让她嘴巴闭得说不出话来。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蝉娟,相信这是所有有情人的心声。

    —完——( 麻烦情妇 http://www.9ttxt.com/9_9743/ 移动版阅读m.9ttxt.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