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乡巫 > 小镇老宅四
    “今上午在老宅子里你怎么突然不见了?”李天还是不能理解欧阳宇怎么会突然从身边消失。

    “嗯?”欧阳宇露出差异的表情,“是我突然看不到你了啊,又听到那间房子里好像有声音在喊我。就跑过去了,到了里面就看到李柱他们在里面躺着昏迷了,我喊了他们两声,就感觉到窒息,好像脖子被人卡住了,接着就看到你冲进来了,接着的事我也不用说了吧!”

    “鬼打墙!”李天恍然大悟。

    正说着,老爷子和刘先生已经停了下来。老宅子已经到了。

    “老刘,看看,这棵老榆树。”老爷子,走到门口一截树桩子前,“还记得它被雷击断的那夜吗?”老爷子眼里闪着泪花。

    “嗯,好像是七三年夏天吧!”刘先生点点头。

    “对,七三年六月二十七。”老爷子准确的说出了时间。

    “你老小子记得倒清楚。”刘先生由衷的佩服老爷子的记性。

    老爷子掏出一支烟,默默的点上,“咋能忘得了呢,从那天起。我师兄的命就算交出去了。这棵树是他用命给击断的啊!”

    别说欧阳宇听的不知所云,就是李天也理解不了老爷子的意思。听老爷子的口气,好像这棵断树跟老爷子的师兄死有关系。就是不知道是什么关系了。

    刘先生也叹了口气。

    “刘爷爷,那是怎么回事啊?”李天不敢问老爷子原因,所以找刘大夫做突破口。刘大夫刚要开口,李天倒啊的一声大叫先开口了,老爷子一个‘糖栗子’准确的敲到李天他的头上,“小孩子,不该问的别问。”

    “小欧啊,你那个玉镯还带着没?”老爷子转头问欧阳宇。

    “带这呢。”欧阳宇小心翼翼的从内衣袋里掏出个小布包,掏出了玉镯。递给老爷子,这时候他的心情是紧张而激动的了,他已经断定封印玉镯的人不是老爷子,也一定和老爷子有关,说不定就是老爷子提起的那个师兄,那么小楠的苏醒的希望就大了很多。

    老爷子接过玉镯,反复的看了看。向刘大夫说:“看来这个玉镯是被刘竟来那王八蛋给弄走的。那次进来的三个,疯了两个,就这个王八蛋曾找过我要了个护身符,没弄出啥事,跑外面打工去了。顺便把这个也捎着卖了。再让我见了他,看我咋整治那小子!”老爷子越说越有气。

    “李老先生,您能救小楠吗?我求求你想办法把小楠从这该死的东西里面放出来啊。”欧阳宇诚恳的请求老爷子,他现在把希望都加到了老爷子身上。

    “小楠。”老爷子一愣,随即明白过了,“你女朋友是吧,这是小事,你们在外面等着,我先进去交涉一下,毕竟是老熟人,也不好动武。”

    老爷子语出惊人,把李天和欧阳宇弄的都愣住了,特别是李天,更是郁闷的不能行,这是捉鬼的吗?怎么弄的跟来老熟人这串门来了啊。

    “小兔崽子,把褡裢给我?”老爷子向李天伸手过去。

    “不是说交涉嘛,要褡裢弄啥。”李天嘀咕起来。把褡裢递了过去。

    老爷子又是一个‘糖栗子’,“你懂个屁啊,这三年不上门,亲家也不亲。何况这都三十多年了。万一她一家人发起火来,我没这家伙还正对付不了,再让人家给踢出来。”接过褡裢,老爷子转头道:“都不许给我进来,听到没!”

    听到这句话,失望的不仅是欧阳宇,更是李天,屁颠屁颠跟过来看老爷子表演,却禁止参观,给了门票只让看舞台,演员跑幕后表演去了,那个心急啊,想偷偷跑进去,却被欧阳宇给拉住了,为了女朋友的安全,还是紧遵老爷子的吩咐吧,并禁止别人捣乱。欧阳宇自觉做了门神。

    老爷子走进院子,看了看破败不堪的景象,叹了口气,分开杂生的野草,向西侧偏房里走去。屋里铺着青砖,还是有很多草从缝隙里长了出来,老爷子找到一片比较干净的地方,蹲了下来,抽出一支烟点上。“唉,别躲我了,出来吧!”老爷子对着虚空说。

    一切还是依然,并没用什么出现。

    “我知道你们不想让我插手你们的事,可这事是你们做的不对,人家女孩好好的你干嘛把人家的魂魄给拉进玉镯里,嘿,我知道,你想找个替身,我告诉你,不可能的,我师兄用的是‘锁魂渠’你的魂是不可能找到出路的。同样也没法通过把柱子他们的魄给拉进那个玉镯里让你的魄从‘定魄冢’里出来……”老爷子自顾自的说着自己的话,好像完全没注意右上方飘着一个穿着红衣的女子正怨毒盯着他。

    老爷子弹了弹烟灰,终于抬头望了望女子,“三十多年了,怨气还是那么重啊,魂魄都困住了,竟然还能凝成幻象。”老爷子叹了口气。

    “李孝义,我不想跟你为难,我的事你别管,人们对我们家做了什么你也知道,我这样做也只是血债血偿,没什么不对。”女子厉声叫道。

    “那些害过你们的人都死了,你们还找啥血债啊。他们跟你有啥债啊?”老爷子摇摇头,“都那么长时间了,有啥怨气也该消了。”

    女子突然尖笑起来,“消?我怎么消?我跟你们又有什么债,我讨债又管你们什么事,赵东方就把我公婆和丈夫的魂魄打散,永不能超生。又把我的魂魄分开,分别禁锢到一对镯子里。每一天都受到冰封的痛苦。我怎么消?”

    “哼,如果不是我师兄最后用命把天雷引到门口那棵树上,你的魂魄也早给天雷击散了,竟然还怨我师兄。我师兄一片好心将你魂魄封到镯子里,只是要早日化解你的怨气好重新超生,是你自己放不下,才有那么多的痛苦,你要是能放下你的怨气,早就从里面出来了。”老爷子听到被师兄用命保住的魂魄竟然还在怨恨自己,不由的来气了“孽障,看在你好歹是我师兄保下的,我也不想把你打散,放出他们的魂魄,我全当什么就没发生。”

    “哈哈哈哈……”女人一阵狂笑,“李孝义,少在我面前花言巧语,以前就看你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也不用吓我,他们的魂魄现在都在我手里掌握着,你打散我的同时他们也会消散,如果你愿意的话,就尽管动手。”

    “哼,顽固不化。”老爷子真的恼怒了,“治不了你我李孝义从此洗手不干。”老爷子左手一扬,一道符平平的向女人射了过去,如果李天在这看到这种景象,肯定得叫的跳起来。女子尖叫一声,幻象消失不见了。

    老爷子从褡裢里取出桃木小剑和几张符箓,又拿出一支毛笔和一盒子朱砂。从口袋里掏出欧阳宇交给他的玉镯。右手用毛笔蘸上朱砂,在地上飞快的画出一个符,将玉镯放在画好的符上,去过桃木剑,左手结印,右手持剑,口中念着引魂咒,将桃木小剑稳稳的插在了玉镯中心。

    “看我三魂引七魄。”老爷子冷哼道。玉镯自己竟开始乒乒的跳起来,同时,从房间的一个角落里又传来一阵乒乒的响声,接着,又一只一模一样的玉镯从角落里飞了出来,直直的飞到这只玉镯前,老爷子取过一道符甩了过去,符直接贴在了玉镯上,‘啪的一声,玉镯掉在了地上,老爷子捡起玉镯,套在了桃木短剑里,两个玉镯连在了一起,开始剧烈的运动起来,桃木短剑也被带的摇摇晃晃,几乎要倒地。

    老爷子神色凝重的拿起毛笔,在两个玉镯上画了一条线,此时,老爷子头上已经渗出了一层细汗。他在坐一次冒险的尝试。当年赵东方用玉镯将女子的魂魄分开,并分别在玉镯上设上了‘锁魂渠’与‘定魄冢’使其魂魄不能逸出,并且如果真的有魂或是魄被误放了出来,也找不到与魂魄结合的路径,所以魂魄不结合,则不能成恶鬼。老爷子如今用朱砂为女子的魂魄搭了一座引桥,将魂魄相接和的路径打开,使其魂魄结合,再设法打碎也是没办法的事。小楠和李柱他们的魂魄分别被女子的魂魄所拘,如果硬是分别打散女子的魂魄,对老爷子来说是举手之劳,然而如此以来,小楠和李柱他们的魂魄也难保被女子的魂魄在消散前的施为下散去,这么以来,李柱他们就将永远不能醒来。只有把女子魂魄结合之间的桥梁架起来,给予它机会,它才会舍去小楠和李柱他们的魂魄,去完成自身的结合,而一旦它魂魄重新结合,就会再度成为恶鬼。老爷子必须在它结合的那一刹那打散他的魂魄,否则,自身这把老骨头还能不能走出老宅不说,小镇上估计又要重演三十多年前的那一幕了。

    老爷子把桥梁架通后,两个玉镯碰撞的更厉害了,桃木短剑已经难以镇住,唰的一声飞了出去,玉镯啪的一声发出一次强烈的撞击,噗嗒掉到地上再没动静了,老爷子大喝一声,“敕,阳雷正法,诸邪消散,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一道符直飞出去在虚空处发出一阵耀眼的光芒,嘭的一声发出爆炸的巨响,消失不见。老爷子腿一软坐到了地上。

    老宅外,李天正做各种努力试图说服欧阳宇一块来个偷窥无罪,一次次被欧阳宇义正言辞的拒绝,刘大夫曾颇有兴致的看着两个人的表演,突然老宅传出的巨响把他们吓的呆住了。

    “孝义!”,刘大夫最先反应过来,拔腿冲进了老宅,接着李天叫了声爷爷也拔腿冲了进去,欧阳宇挠了挠头,也冲了进去。

    “唉,幸亏是过了这么多年了,怨气消了不少,又被师兄给封了这么多年,要不还事大了,连师傅传的宝贝都给震飞了,难怪师兄不得不招天雷。”老爷子心有余悸的的自言自语。

    老爷子从地上站起来,拾起玉镯,看了看,“幸亏是青玉,要不不给碰碎才怪.”正要塞进口袋里,咣的一声刘大夫冲了进来,把老爷子吓的一哆嗦,差点又把玉镯给扔了。

    “咋回事?你没事吧.”刘大夫焦急的拉着老爷子看东看西。老爷子正要答话,李天又咣的一声冲了进来,“爷爷!”老爷子也不答话了,等着欧阳宇那咣的一声冲进来,果然没失望。

    “收工了!”老爷子简单的说了一句话,开始收拾东西放进褡裢里。留下李天他们面面相觑。

    卫生所里,老爷子把一个玉镯放到李柱他们的床边,用毛笔蘸朱砂搭好引桥,又将两张引魄符贴到他们的胸口。“魂归来兮,魄归各位,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敕!”随着老爷子念完,李柱和学明啊啊两声滚到了床下……

    从老宅回来的路上,李天和欧阳宇不停的问老爷子在老宅都做了什么,那声爆炸是这么回事,老爷子就是死不撒口,只说是给女鬼放了个爆竹,欢送它去投胎。李天一口咬定他绝对没看到有放了爆竹的痕迹,结果换来了老爷子的两个‘糖栗子’。相信了沉默是金。

    “李老先生,请您务必到上海一趟,把小楠唤醒。”欧阳宇是咬定老爷子不放松了。

    “是啊,爷爷,救人救到底嘛!”李天在旁边帮腔,其实更大的原因是想同去同去。

    老爷子摇着蒲扇,躺在竹椅上悠闲的抽着欧阳宇递上的中华烟,并不搭理。知道欧阳宇和李天急的要跳墙,才悠悠的推辞,“我年纪都那么大了,跑不那么远了,你对象的事也好办。我让建国跟你去一趟吧。他可是我的嫡传弟子,这事办下来都杀鸡用牛刀了。”

    虽然没请到老爷子,但毕竟有老爷子的徒弟,欧阳宇也算放心满意了。向老爷子告别,就匆匆回学校办后事了。

    “爷爷,你看,我还没去过上海呢。这两天也不忙,我想跟建国叔……”李天满脸讨好的向老爷子谄笑。

    “不准去。好好学习去,考不上市重点高中,看我不收拾你。”老爷子一句话让李天彻底绝望了。

    乡巫外篇到此就算结束了,这几天比较不得闲,朋友来串门的一拨接一拨啊,这边送来那边来,整天小屋子里云山雾罩(吸烟吸的)昏天暗地(喝酒喝得)唯一的收获就是给我留了半屋子酒瓶,卖了十多块钱,啤酒瓶降价了啊,才一毛钱一个……嗨,扯远了哈,罪过罪过。白天送走了朋友,晚上安抚了老婆,半夜偷偷的爬起来更新小说,那个辛苦啊,望大家能够理解与同情,多砸点票吧,呵呵

    接下来,乡巫第一集可能会隔两天才能和大家见面。因为要陪老婆去给看老岳大人,就对不住各位了。见谅见谅。

    不才出来乍到,在写作方面不足甚多,还望各位多加指点,不吝指责!谢谢各位。晚安!哦,错了,应该是早上好了!!!!

    <a href="http://www.qidian.com" target="_blank">http://www.qidian.com</a>

    <a href="http://www.qidian.com" target="_blank">http://www.qidian.com</a>

    起点中文网<a href="http://www.qidian.com" target="_blank">http://www.qidian.com</a>

    <a href="http://www.qidian.com" target="_blank">www.qidian.com</a>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乡巫 http://www.9ttxt.com/9_9741/ 移动版阅读m.9ttxt.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