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圣道煌煌 > 第三百二十三章 精神病症;大音希声
    在曦的心中,有外人所不知晓的秘密。

    那便是一个小本本,承载了他人生路上的悲喜怒乐,还有相应的人际关系。

    上面记恩,同样也记仇。

    恩要报。

    仇也不能放下。

    不过,恩情好说,可以一点一滴的去偿还。

    仇怨嘛……

    有时候,打不过是打不过,有些打的过却难杀,或者干脆时机不对不适合出手,没有太好的办法,只能暂时先记着。

    且,曦还不好对外透露,让外人知道他心底的这小本本。

    不然,一些大佬看他的眼神,难免要变得奇怪起来,开始琢磨着是不是要将这不上道、不知道雷霆雨露俱是天恩的有“一点点”记仇小伙子给提前扼杀……啊不是,是降大任于其身,令之体验红尘轮回之道理,深入最底层去感受人道众生丰富的喜怒哀乐。

    但是,现在不能暴露的东西,不代表未来不能展现。

    曦曾经想过。

    终有一日,他会登临巅峰……届时按照名单一个个清算过去,从洪荒东边一直砍到洪荒西边,杀到万神噤声!

    做为大罗,做为一个永恒者,那自然要有远大的梦想。

    当然。

    眼下的曦,还是需要低调发育,等到满级满神装的那一天。

    先将仇记下。

    把夔牛的名字加大加粗。

    曦眸光深沉,冷漠看着夔牛大圣高举雷霆神刀,号令天地六象,向他劈头盖脸斩下的绝世一刀……这一刻于他而言,刹那像是永恒,时光宛若静止,还有些心思考虑些别的。

    ‘这仇,我记下了。’

    ‘夔牛是吧’

    ‘用入魔当成借口,提刀就来砍我’

    ‘等着。’

    ‘等我找到了合适的机会。’

    ‘扒皮。’

    ‘抽骨。’

    ‘这些待遇,你一个都跑不掉!’

    小本本上的内容在增加,是曦给编排好的未来还击方式。

    编排的同时,他也不得不感慨。

    天庭,真的是太狂放、太大胆了。

    这么随意且明目张胆的找借口,击杀敌对阵营的大员……简直是丧心病狂,百无禁忌!

    前脚帝俊刚发出威胁,什么魔道的大新闻、恐怖刺杀袭击,被曦应付过去。

    后脚立马有一个妖神突然出了问题,被魔祖“蛊惑”,让妖皇达成“大预言家”的成就。

    ——我说你有血光之灾。

    ——看,我没骗你吧

    整套操作,行云流水,连一天时间都不待等的,太狠辣了!

    一边砍风曦。

    一边还给罗睺魔祖的背后再添黑锅,让这位魔祖的业绩再创新高。

    莫名的,曦都有些同情起罗睺。

    这位魔祖那里,纯粹就是垃圾筐,什么东西都能被往里装。

    ‘魔门的存在……这不就是大佬做脏事时,类似凡人口中的精神病证明吗’

    精神病,这可是一个了不得的病症。

    谁谁谁撞死了个人,不想承担责任,那去补上一个精神病的证明,便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你看,我也不是故意的啊!

    精神病在这摆着,我能有什么办法

    我人都这么惨了,你竟然还指责我你有没有良心

    你失去的只是生命,可我发病期间失去的,可是健全良好的人格智慧啊!

    事后我忏悔了,你们竟然还不依不饶、死抓着不放真真是岂有此理!

    这是凡人方面的操作。

    到了大罗的层次,精神病就不太好使了,有些欺负别人智商嫌疑。

    可是……

    罗睺魔祖,应运而出。

    一个“魔祖蛊惑”,完美承担起了对应的作用。

    出了什么问题,做了什么离谱的行为,都可以高高举起这杆大旗。

    魔祖,圣寿无疆、永恒不朽!

    他的人,虽然被镇压了。

    可却永远活跃在诸神的心中。

    ‘所以,当年出谋划策,鼓捣出魔门这个白手套的大佬,都是哪些大神’

    ‘洪荒可真的是捡到宝了。’

    ‘还有。’

    ‘魔门本质如此。’

    ‘那……跟魔门关系特殊,有一念成佛、一念成魔宣传,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说法的佛门,又算什么呢’

    ‘唔……’

    ‘或许,这就是精神病人和保外就医产业链之间的完美互动、一条龙服务吧’

    ‘甚至于,要是佛门再打通轮回那边的关系……’

    刀到临头了。

    曦还有些心思杂念考虑其他,想到了许多。

    不过最终,残酷的现实还是需要他去面对。

    夔牛杀心已定,杀招已出。

    一尊一流层次的大神通者,离十大妖帅那般层次都不遥远,绝不是好相与的。

    尤其眼下,天庭的动作太突然,也太狠辣,截断了巫族方面能够给提供的战力援助,铁了心要让曦“意外身亡”。

    周天星转,万法不侵,急切间攻不进来。

    共工咆哮,却被十大妖帅联手压制,寸步难行。

    娲皇生气,就要掀桌而起,但不知何时混沌钟出现在太一的桌案上,荡漾时光波澜。

    倒是羲皇和帝俊,这两大妖皇间的气氛甚好,遥遥敬酒,各自一饮而尽……两人表现,似乎很有默契,是背后达成了什么不可告人暗箱交易的样子,都得到了需要的东西和协议,与场中剑拔弩张气氛形成很微妙的对比。

    当仙酿饮罢,帝俊淡漠看着要被一刀劈杀的曦,面部表情开始微调,错愕、震惊、悲伤……已经是准备就绪、整装待发。

    鳄鱼的眼泪,开始在挤。

    等曦被砍死。

    那眼泪就可以流了。

    帝俊将对人族使者的身亡表示震惊与不幸,并且趁势宣布,接下来一段时间的天庭重点,将会放在打击魔门阵营上。

    比如说,名正言顺去敲打那鼓捣了修罗族、修罗教的冥河老祖,让这位飘起并膨胀的巨头清醒清醒,明白野心是不能太大的。

    至于为什么,罗睺魔祖“干”的事,要冥河魔祖去背锅

    谁让都是魔门的大佬

    宁可错杀三千,也绝不放过一个……是天庭要为人族“报仇雪恨”,追根溯源一网打尽,给娲皇一个圆满的交待!

    而做为此事漩涡的夔牛

    保外就医兼污点证人,保下了保下了。

    冷处理一段时间,削去职位……过一阵子,再因为态度良好兼戴罪立功,重新提拔上来。

    完美!

    帝俊心底有小算盘,敲打的噼啪噼啪响,满面惊容、目光冷漠的看着大戏在进行。

    ‘红云、镇元、冥河……’

    他时刻牢记英招妖帅追查到的那些线索,一些不可告人的行动在暗地里悄悄进行。

    再有跳的欢快无比的人族、巫族,一次又一次的添堵。

    ‘刁民……想害朕做梦!’

    帝俊眼底闪过冷光,等待着曦的重创乃至是殒落沉寂。

    只是下一刻。

    他的目光凝滞了。

    ……

    ‘事已至此。’

    曦心中长叹一声,‘我终是不能再蛰伏了。’

    ‘漫漫时光的韬光养晦,身为大能却只展现出资深大罗实力,五德齐备但唯有阴德、福德见光。’

    ‘可惜在今天。’

    ‘性命第一重要。’

    夔牛大圣杀机凛然,一刀之下,裹挟部分妖族气运洪流,呼应天地六象,威力极盛,足以斩杀等闲大罗,一击毙命。

    可曦决心展露真正战力,即使打不过,拖延僵持、争取时间却不难,足以等来强援——了不起狼狈一些。

    ‘就是事后。’

    ‘面对女娲娘娘,我有太多需要解释的东西……将会失去信任。’

    ‘而且风后计划,也要在我这里搁浅,被女娲娘娘另行安排器重的忠诚对象去执行吧。’

    曦有些悲怆。

    他好不容易,才混到了后土手下首席军师的位置。

    并且,深受信任,得以一定程度上代管其小金库的支出和收入,特殊情况下还能先斩后奏,挪用一笔气运功德,事后再补上,做做中间商赚一点差价零花钱。

    但今日过后,怕是要进入漫长闲置期了。

    ‘天不遂人愿……奈何奈何!’

    曦衣袖拂动,十几件先天灵宝一起绽放光华,冕服、玉佩、玉钩……它们交织至高的气息,贯穿了岁月和古史,卷动苍茫天地的妙理,化出时空大海,我在此岸,敌在彼岸,相隔了永恒。

    装备很好,一身灵宝。

    不过,大罗的层次中走得越远,灵宝的作用也就越轻。若是如盘古,赤手空拳,也能屠戮三千混沌魔神、大罗至尊,根本不会在意区区先天灵宝。

    对于夔牛大圣而言,这十来件先天灵宝,也不过是能拖延他一息时光……一息之后,都被震开、抛飞,再不成障碍。

    他凝视着人族的使者,眼底似有嘲笑,传递讥讽的意思。

    “换作活着的大罗,我或许要郑重几分。而今不过是沉寂的先天灵光,兼且不得祭炼,只能充当排场使用……徒劳的挣扎!”

    “待我取你性命,斩你头颅,颂我天庭之威!”

    夔牛大圣目光淡漠而冰冷,神刀斩下的更快了。

    这一击,能送葬诸天,沉沦万道,是终结的绝杀!

    曦直面,脸色严肃认真,没有惶恐,没有求饶,只有一种镇定的大英雄气魄。

    此幕落在诸神眼中,有赞叹有惋惜。

    赞叹其风采,超卓无双,威武不能屈;惋惜其命运,恐坠虚无,成为最后绝唱。

    曦没有理会路人的评价与看法,平静抬手,属于五德之道的玄妙汇聚,行将汹涌而出;气运道主的权柄蓄势待发,到了喷薄的边缘……他将不再保留,于此刻绽放天地间最绚烂的光!

    只是,当他要彻底掀开底牌的那一刻。

    一声正气凛然的大喝,震动了巍峨天庭,浩瀚星空。

    “呔!”

    “罗睺!”

    “你竟敢将触手伸入此地,欺我天庭无人乎”

    “罗睺余孽,神神得而诛之……且给我大司命授首!”

    是东华帝君!

    值此关键时刻,他的行为不可谓不吸睛,令诸神侧目,让夔牛大圣刀锋凝滞刹那,让曦被惊吓的哆嗦一下,大招迟缓了瞬间,没有立时打出。

    也正是这一瞬间。

    天翻地覆一样的局势变化……出现了。

    这位急公好义的天庭大司命,浩然正气光耀古今,似乎是对罗睺魔祖“策划”的恐怖袭杀愤懑满腔,对天庭威严被挑战感到义愤填膺,手在腰间一搭、一抽,一柄长剑出鞘。

    长剑精致古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唯美神韵。

    它像是杂糅了阴阳的至理,阐述了黑白的玄奇,帝君将之平举,剑身的横陈便划分出了昼夜交际的奇景。

    恍恍惚惚之间,众神看不见那剑身,只能看到剑柄……但是,剑影却有,飘忽着落向冥冥中,通达时空的源头。

    剑势玄妙,穷尽阴阳昼夜黑白时空,让夔牛大圣一时都为之所慑。

    不过,这位妖神是硬茬,在无比短暂微缈的停滞后,风雨雷电日月一如既往,斩出了万象更迭错乱的法理。

    他并不担心东华帝君的莫名举动,会对之造成怎样阻碍和伤害。

    因为,他对组织有信心。

    那周天星斗大阵,可是在运转着呢!

    如此大阵,不止对外,亦是对内。

    被圈在阵中,就算是顶尖大神通者,也休想能瞬息击破……不见那向来亲善巫族的三清金母之流,此刻也是一脸无奈,难以插手

    一个东华帝君……夔牛是不担心的。

    就算这位帝君很强,难不成能够硬抗大阵束缚,来阻挡他的“突发性精神病”

    正如他所想的那般。

    当内部有剧烈动静。

    不用妖帅妖皇之流出手,周天星斗自然显威,先行压制向了东华帝君。

    帝君周遭三丈之内,时空被凝滞,如将其困锁在一方琥珀里。

    此刻。

    是整座巍峨星海,是周天三百六十之数的星君,演绎出至高的法理,一起桎梏东华帝君的身躯!

    只是,面对这样的压力。

    这位帝君握紧手中长剑,嘴角微微上划,展现出最夺目的风采。

    “铮!”

    一声剑鸣,于斯响起。

    剑鸣声,清越悠扬,回荡在诸神的耳畔,取代了世间万籁,让整个天地此刻像是只有这一个声音。

    而声至极处,却又似是不存了,乾坤之间一片宁静。

    不止是听觉上的静,甚至是感觉、触觉等等,连时间、空间都在走向宁静与沉寂。

    时光停住了脚步,让整座殿堂像是化作了一幅画。

    这仅是一声剑鸣所致。

    大音……希声!

    ps:抱歉哈,最近有些忙碌,更新不怎么稳定。( 洪荒之圣道煌煌 http://www.9ttxt.com/5_5947/ 移动版阅读m.9ttxt.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