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五千二百一十九章 险胜
    若是有选择的话,在一位墨族域主和一位八品墨徒之间,杨开更愿意对付后者。

    虽说八品墨徒的手段比起域主更加变换莫测,诡异难防,墨徒们从根本上来说还是人族,更懂得玩弄人心,但杨开宁愿面对一个八品墨徒,也不愿去面对墨族域主。

    他有打牛秘术,这是他以空间法则为根基,专门针对开天境的小乾坤参悟出来的,以弱胜强的秘术。

    各大洞天福地中,也有一些秘术是专门针对开天境的小乾坤的,但这么多年下来,杨开还从未发现哪一种秘术有自己的打牛秘术效果出众。

    只可惜,他这秘术需要以空间法则来催动,除他之外,旁人无法修行。

    而且随着净化之光在各大关隘中普及,战场上的墨徒数量也越来越少了,人族这边种种针对小乾坤的秘术,也失去了用武之地。

    墨族可没有什么小乾坤,在战场上对付墨族,这种类型的秘术并没什么用处。

    杨开已经很多年没有施展过打牛秘术,犹记得上一次施展,好像还是在破碎天中用来对付血鸦的。

    再一次施展这秘术,竟时隔了数百年之久。

    虽久未习练,但秘术这东西,自身实力越强,施展出来的威力自然就越大。

    在察觉到对手是个八品墨徒的时候,杨开便已决定,用打牛秘术来一锤定音,之前的种种颓势,固然有一些他实力不如对方的原因,也是有意为之,好麻痹对方,让这八品墨徒放松警惕。

    这秘术威力固然不错,可施展起来也是需要一些时间的。

    打牛秘术的奥义,便是追根溯源,从源头上轰击敌手的力量之本——小乾坤。

    这需要一个过程和时间,以杨开如今七品开天的修为来追溯一个八品墨徒的力量根源,时间上差不多需要一炷香。

    而自他与对方交手到现在,正好是这么长时间,刚刚好!

    寻常七品是很难在一位八品墨徒手下坚持一炷香时间的,一旦坚持不住,这秘术自然无从施展。

    打牛秘术成功施展出来,便意味着此战的结局已经注定。

    这八品墨徒要一力破万法,杨开偏偏要跟他斗智斗勇,这也是境界低时必须的选择。

    长剑贯穿了杨开的胸膛,八品墨徒似只需狠辣一挥,便可将杨开斩为两截,然而他却已没了这个机会。

    因为就在他念头方起时,忽有一股澎湃凶猛的力量,在小乾坤中爆开,霎时间,小乾坤一阵天翻地覆,动荡不宁。

    小乾坤的不稳,直接导致这八品墨徒一身力量涣散,这一瞬间,他几乎连手中之剑都把持不住。

    得此良机,杨开哪会错过,凶猛一拳便对着近在咫尺的八品墨徒的脑袋轰了过去。

    以他如今的修为,再加上龙脉之身赋予的恐怖力量,如此近的距离,对方若是挨上这么一拳,必定要被轰的脑袋爆开。

    到底是一位八品,在这生死危机关头,他肩膀上那仿佛另一个头颅的巨大肉瘤忽然爆开,从中涌出极为浓郁的墨之力,如流质一般,化作一只狰狞巨口,将杨开轰来的拳头吞下。

    突起的变故让杨开也为之一怔。

    浑没想到对方肩膀上这肉瘤,竟还有如此诡异的能力,他一直以为这肉瘤只是对方借助墨之力突破自身桎梏留下的后遗症。

    拳头轰进那墨之力化作的巨口之中,杨开顿生一种粘稠至极的感觉,每往前轰出一分,拳头上的力量就减弱一分。

    待到杨开一拳砸中那八品墨徒的脑袋时,拳头上蕴藏的毁灭力量已被削减大半。

    纵被削减了,这一拳也依然将那八品墨徒轰飞了出去,只不过如预期般将他脑袋打爆的场景并没有出现。

    长剑被老者倒飞的身形带出,伤口处鲜血狂飙,杨开也忍不住闷哼一声。

    不过此刻他却根本没时间去在意自己的伤势,好不容易施展出打牛秘术,若不能在对方彻底恢复过来之前将他解决了,那他之前一切努力都将白费。

    杨开估计自己的打牛秘术,顶多只能影响对方三息功夫!

    所以在老者倒飞出去的同时,他也一步踏出,空间法则跌宕之下,整个人犹如跗骨之蛆般紧跟在老者身后。

    法决变换,小乾坤中天地伟力如泄闸的洪水一般涌出。

    大日跃升,金乌啼鸣。

    杨开一手擒着大日,狠狠朝老者掼下。

    老者在被轰飞出去的一瞬间,便在警惕杨开的动作。

    小乾坤震荡不休这片刻功夫,是他生平最脆弱的时候,他也没想到,对方一个七品开天,竟将他这样一位八品逼迫到如此程度。

    奇耻大辱!

    之前的种种爱才惜才之心早已烟消云散,如今只有用对方的性命方能洗刷自己的屈辱。

    对方紧跟了过来,再一次施展出那如大日般的神通法相。

    不得不说,这一道神通法相的威力确实很强,便是他这个八品也不敢小觑,然而在方才的争斗中,这小子便已施展过一次,所以老者对这大日的威能已经有所了解,自然清楚该如何去抵挡。

    等不及小乾坤重新恢复平静,老者一口咬破舌尖,对着手中长剑喷出一蓬精血,那精血入剑既没,霎时间,暗淡剑身光芒大放。

    借助自身精血的消耗,老者朝前狠狠一剑斩出。

    这一剑,足以破开对方的大日神通,虽说肯定要拼个两败俱伤,但总好过被人家斩杀当场。

    只要再等片刻,他小乾坤恢复平静,接连遭遇重创的对手便任由他来揉捏。

    然而当他这一剑斩出之时,却惊骇发现,又一股力量骤然涌现。

    如果说那大日神通给人的感觉是灼热万分的话,那么这一股力量给人的感觉便是清凉如水。

    耀眼大日之后,似乎有一轮圆月升空,被那七品青年擒在另外一只手上。

    日月齐辉!

    老者活了这么多年,还从未见过如此奇景,惊艳之时,更有莫大危机感临身,他当即一声厉喝,手中长剑去势愈发凶猛。

    他不知对手施展的是什么神通,可能感觉到,这一道神通凭借自己现在的状态挡不住。

    所以只能抢占先机,博取那一线生机。

    当老者长剑斩出之时,借助大日遮掩,杨开已催动月华如水。

    左手擒大日,右手擒圆月,双手合拢之时,阴阳交汇,日月交错,化作一个陀螺,空间法则凶猛跌宕。

    冥冥之中,有极为玄妙的力量跌宕开来,那无影无形的力量以日月为中心朝四周弥漫。

    空间似乎破碎,时间似乎停止。

    朝前递出长剑的八品墨徒,仅剩的一只独眼中溢满惊恐神色,这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思维似乎都停止了下来,四周的一切都在迅速远离他。

    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这感觉让他无比恐慌。

    眼睁睁看着那交错旋转如陀螺般的日月化作的力场将己身笼罩,他却根本没有躲避的余地。

    似只是一瞬间,又似过了千万年。

    当那照耀虚空的日月之光湮灭下去时,老者还保持着出剑的姿势,那长剑距离杨开额头处,不过三寸之遥。

    杨开面色惨白,气息萎靡,胸膛处因为被长剑所伤,鲜血依然流淌不停,那额头直小腹处,同样残留一道及长的剑上,血肉翻卷,看起来凄惨极了。

    “这是什么神通”八品墨徒忽然开口问道。

    杨开眼帘低垂着,回道:“日月神轮!”

    “似有时空的奥妙”八品墨徒再问。

    “触及皮毛。”杨开点点头。

    八品墨徒不再多说,只是微微颔首,徐徐收回自己的长剑,就这么盘膝坐了下来,眼帘微微阖上。

    “墨将永恒!”他轻轻地呢喃一声。

    话落之时,整个人忽然如一具被岁月侵蚀了千万年的雕像,化作流沙,飘洒而去。

    只留下那一柄暗淡无光的长剑。

    受日月神轮中时空之力的侵蚀,这长剑已经彻底失去了灵性,除了材质好一些,再无其他。

    八品墨徒在之前那样的混乱战场中,依然能够假死逃生,然而此刻却是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杨开忽感一阵前所未有的疲惫袭来,让他忍不住身子一软,踉跄倒下。

    险胜!

    方才日月神轮若是没能解决掉对手,那杨开就无计可施了,因为那老者受打牛秘术影响而震荡的小乾坤很快就要重新平静下来,到时候他就能发挥出本身的力量。

    好在老者有了先入为主的念头,看得那大日,便以为杨开施展了金乌铸日神通,殊不知在金乌铸日之后,还有一道月华如水。

    他拼着喷出精血来应付金乌铸日,却被日月神轮打的措手不及。

    小乾坤力量不续,又被杨开最强大的杀手锏当面击中,那八品墨徒哪还有幸理

    静静地躺在虚空中,杨开并没有多少胜利后的喜悦。

    因为那墨徒临死之前,心中唯墨至上的念头依然没有半点动摇,而他的根本,却是人族。

    墨之力或许不会改变一个人的性格,但却让每一个被侵蚀的墨徒,都从根本上否定了自身的存在,甘愿沦为墨族的爪牙。

    何等可悲。( 武炼巅峰 http://www.9ttxt.com/0_668/ 移动版阅读m.9ttxt.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