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北唐风云 > 第245章 飞天(下)
    艾龙的神色蓦地一凝。

    管阔动了。

    所有的变化全部都在一呼一吸之间。

    一呼一吸之间,管阔往前踏出了一步,同样是在那一呼一吸之间,距离管阔最近的艾龙感觉有一股股难以言喻的气浪从管阔的体内冲出,漫天烟尘飘飞,撞向他的眼睛,他情不自禁地闭上了。

    他感觉他们围拢过来的整个包围圈之内,都仿佛有着一股强烈的风在喷涌、旋转一番,而后……风平浪静。

    “MD!”

    谁也不知道到底是谁骂出了一句脏话,当所有人的双眼都大致恢复视觉的时候,看到的只能是一道道冲天而起的残影,而原地的管阔,已经不见了。

    艾龙张了张口,表情僵硬,他已经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

    周围的所有人全部都呆住了,那种超出人类能够想象的现象的产生,凝固了他们的神经。

    似乎是好多个瞬间之后,可雷突然冒出来的声音才把众人的思绪拉了回来:

    “搞毛啊!”

    ……

    ……

    阳光的短暂晦暗让左惊感觉特别的难受,他也不知道自己是真的因为这个而难受还是因为受到了管阔的嘲讽而难受。

    周围的人声很嘈杂,远远望过去,那些看戏同时也很想加入进去的人就像是海滩上的潮水,在一涌一涌,听得他有些头昏脑涨的。

    只是当看到管阔的身影被艾龙等人淹没的时候,他觉得又好受了许多。

    他想揍管阔,不过他知道以自己的能力,不论管阔变成怎样的,他自己都打不过管阔,所以他美名其曰的揍管阔便是命令别人揍管阔,这其实并没有多大的意思,可是对于一些纨绔中的败类来说,却是有意思的很。

    他一直都以为自己是在长安最最倒霉的谁家公子,因为没有别人比他更加耻辱,也没有别人比他的下场更惨,当那些混账东西们现在正和自己的丫鬟鬼混的时候,自己却在这个男人气十足的地方风餐露宿,难以寻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乐趣,人生难道还能有比这个更加惨淡的吗?

    直到今天,他终于看到了那个被长安各府的公子小姐们笑话了十多年的管阔,才觉得自己的遭遇还不算太坏,昔日没人敢上门去惹的中书令之子,现在已经家破人亡,发配边疆,还有别的什么可以更加大快人心的吗?

    这是他第一次打管阔,甚至是第一次产生这种心理,不过似乎感觉还不错。

    他一个翻身,来到马背上,心中想到:既然这个傻子这么在乎那匹暴躁马,那么在打完之后,把那匹暴躁马五花大绑过来,当着这个傻子的面撒泡尿在马身上,那这个傻子会气成什么样子?

    想到管阔气得鼻孔冒烟的样子,他一个没忍住,就大声笑了起来。

    这个时候,前面的包围圈,忽然一片死寂。

    他的大笑戛然而止,眉毛皱了皱,有些诧异于忽然发生的这种事情,他把仰天大笑的动作停止,头也平视前方,远望起来。

    他看到,包围圈的中心地带,几道虚淡的人影忽然几个闪烁就来到了空中,然后伴随着一些汉子的痛呼,那些袅袅兮若轻烟的人影从那些汉子的头顶几个跳跃,便来到了自己的近前。

    那些人影猛然一晃,所有的影像全部重叠,管阔出现在他的乌骓马前面,抬头望着他。

    他也就这样低头望着管阔,四目相对,谁也没有说话。

    刹那永恒。

    刹那死寂。

    时间过得很慢。

    一瞬。

    两瞬。

    三瞬。

    ……

    所有的人全部都堪堪有了些反应,把眸光朝着这里望了过来,神情微微错愕。

    管阔咧嘴一笑。

    “忘了跟你说了,囚禁我兄弟不放者,我会打的他爹娘都不认得,这是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的绝对公平。”

    说完这句话,左惊的瞳孔一阵紧缩。

    他身下的乌骓马惊恐地倒退三步,全身的鬃毛都疯狂地窜起。

    左惊感觉四周的风猛然大了起来,确切来说,是周围一大块区域的气流全部都以管阔为中心,快速汇聚过去,管阔的身体,就像是一个无底的漏斗。

    这一把挥发出去的气息再收回来的动作,只持续了非常短的霎时间。

    管阔迈出一步、两步、三步,绕过马首,来到了左惊的身侧,高高地扬起了拳头。

    当这个时候,谁都知道接下来他会做什么。

    “管府的傻子,你找死!”艾龙的爆喝就像是惊雷,当看到管阔的拳头扬起的那一瞬间,他由错愕被惊醒了过来,他知道,这一拳下去,自己保护左惊不力,这么多年所做的一切,全部都完了。

    此时此刻,管阔是怎样做到的、刚才又发生了什么,已经没有时间与精力再去思考了,最最重要的,便是马上阻止这一切!

    刘大狗发出一声怪吼,把木木地挡在他前面的一个人推翻在地,就朝着这边冲了下来。

    “管阔,你胆大包天,辅国大将军的三公子你都敢打!”

    “你早就不是那个中书令之子了,你当现在还是什么时候!”

    “这几拳头下去,你就真的成为了傻子,你将会万劫不复!”

    ……

    人们相信,言语比动作的速度更快,他们要想抢在管阔下手之前阻止住,言语攻击、威胁,是最好的手段,但是可惜,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言语的阻截力度,却远远及不上动作。

    管阔脸色平静,也很认真地道:“你们居然还叫我傻子,背后骂我傻子的,我懒得理你们,因为那是无耻小人的行为,当着我的面喊我傻子,那就是在挑衅我了,这几拳头下去,我看看谁才是傻子!”

    艾龙的威胁、周围其他人的威逼利诱,他全部都不在乎,在先前,他们毫不犹豫,妄想全无代价的就要揍自己,现在自己要揍别人,当然也是有样学样,无所顾忌。

    左惊愣愣地坐在马上,很显然被这一系列的惊变弄得直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末了,强行让自己露出一副镇定自若的神色,道:“管阔,管府已经完了,而我,很快就会回到长安,如果你今天敢对我下手,你以后的人生再也不会过得下去。”

    (本章完)( 北唐风云 http://www.9ttxt.com/0_4/ 移动版阅读m.9ttxt.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