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北唐风云 > 第891章 进击金陵(四)
    现在,在自己和管阔李千容一方之外,又出现了第三方势力,感觉自己遭受到人生最大屈辱的少年正承受着更加难以自抑的氛围。

    他依旧是恶狠狠地瞪着管阔,但是因为不想在别人面前出现弱势姿态的缘故,强装自信地寒声说道:

    “管阔,你会死在我的刀下……”

    “我很期待你的来世,”管阔朝着他笑了笑,“还有,我不欠你们张大小姐什么,所以我完全就没有必要对着你手下留情,然而,在看到关家人的时候,我的心情突然就好了起来。”

    他话锋的转变在别人看来特别的莫名其妙,就像是没有丝毫的理由,但是管阔自己却觉得理由非常足够。

    当说完这一切的时候,他忽然手起刀落。

    秦杀顺着诡谲的轨迹从少年的脖子上到达了他的肩膀处,随后带着血光落下。

    凄厉的惨叫响彻了林间,惊起一片飞鸟。

    断臂的少年,神情痛苦地捂着鲜血狂涌的肩膀处,那种惨痛的景象,充斥在几乎所有人的眼睛里。

    李千容在这之前便很有先见之明地用小手捂住了眼睛,不敢多看。

    即使是那一位号称来自关家的鼓掌的年轻人,也是不易被人察觉地微微皱了皱眉头,

    这对于一个前途无量的少年来说,实在是足够残忍,可是放在这里的所有人而言,全部都不会觉得管阔做错了什么,甚至是少年自己。

    管阔已经手下留情,只是断了少年一臂,至于会不会因此而失血而亡,那就不是他应该考虑的事情了;而少年说过,他要的是管阔的人头。

    习惯持刀的右臂已经失去,少年即使还活着,也再也不可能恢复到曾经的巅峰。

    他的这只手臂下应该死过一些人或者是很多人,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

    做完这一切之后,管阔不再关注少年,而是看向了那些自称来自关家的年轻人们。

    “啧啧啧……”鼓掌的年轻人摇着头,砸吧着嘴,继续用一如既往的说教语气说道:“真是残忍啊……”

    又道:

    “妇人之仁啊……”

    这个词管阔曾经用到张大小姐的身上过,时隔那么多天,另一个人同样用这个词来评价他,这让他略略有些不爽。

    “嗯,可以的,反正我对你们是不会有妇人之仁的,关家人。”

    说完这些话之后,他看向那名年轻人道:

    “你姓关?”

    年轻人笑了笑,道:

    “在这个世界上,可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姓关的,这不是一个什么人都能姓的姓。”

    管阔盯着他看了良久,确认他应该不会知道自己和关家的真实关系。

    “这个姓氏,我不稀罕。”末了,他终于说道。

    他说的是实话,只要他姓管,便已经足够。

    但是很显然,在别人看来,他这是因为对关家的仇恨而作出来的特别无力的反击。

    “是的,一个死人而已,稀不稀罕,对于你来讲,特别不重要了。”一名壮壮的年轻人阴阳怪气地说道。

    但是管阔看也没有看他,而是继续朝着领头的年轻人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

    他不认为这是在拖延时间,只不过他觉得他得给死人之中自己印象最深的留下姓名以作为纪念。

    他觉得年轻人不屑于告诉自己名字,不过他错了。

    “我叫古长。”年轻人带着特别古怪的笑意说道。

    “鼓掌?”管阔皱眉说道,“好蠢的名字。”

    “古长。”古长纠正道。

    “嗯,无所谓你叫什么名字,”管阔自顾自地点着头,他的身旁,断臂的少年已经因为失血过多而昏倒在地,“只要杀死你们,我就距离关家更近了一步,我早就说过了,从很多天以前开始。关家,来多少,我杀多少,我会杀到他们痛,杀到他们门前,然后问他们一句:我值不值得敬畏?我的父亲呢?母亲呢?整个管家呢?”

    “好蠢的想法。”古长学着管阔的样子和腔调说道。

    “如果我失败了,那就会显得好蠢,但如果我成功了,显得好蠢的就会是你们。”管阔并不想和他们多说废话,他的手已经握紧了秦杀的刀柄。

    “那很好,可以试试看,蠢的到底是谁。”古长笑了笑,他挥了挥手。

    关家的年轻人们,将管阔团团围住。

    关家的人,果然个个都不一样,关正兴和关建如可以说是自大到了极点,有些人却可以说是小心到了极点,不过还有某些人,相对理智。

    古长和他带来的年轻人们,很明显就是这样的,他们没有把管阔定位为特别危险的人物,那是自信,同时他们也没有像张家的少年一样,认为围殴是对自己的羞辱,从而单枪匹马地送死。

    他们要杀死管阔,无所谓是不是围殴。

    “对于关家,你们只是第一批,我会踏着你们的尸体,去关家见见某些人,知道他们到底在想什么。”

    “不,我们是最后一批,”古长轻笑一声,摆了摆手,“今天你就会死。”

    当他刚刚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迎面便是凛冽的风而至。

    秦杀来到了他的面门前一寸。

    青霜乍现。

    管阔由闭眼而变成睁开了眸子,像是射出了两道寒光。

    他从来都不会像这般冰冷。

    “铿!”

    “铿!”

    两声大响,快得令人来不及听、来不及看。

    管阔的身影出现在了半空中。

    “刷——”

    他的身体稳稳落地,单膝跪地,秦杀插进泥土深处。

    古长项上的人头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狂喷的鲜血。

    无头尸体轰然倒下,象征着一场最最狂暴的杀戮已经开始。

    林间传来一片惊呼,几乎所有来自金陵关家的意气风发的年轻人们都大惊失色。

    ……

    ……

    杭州杨家。

    庞大的格局以及繁复的设计意味着权势与富贵。

    巨大的石狮子威严地注视着所有经行过的人们,宣誓着杨家不容置疑的威慑力。

    这是杭州几大世家之一,在整个南吴都排的上号的大世家。

    府门前车水马龙,这是一条最最繁华的街道。

    本来一切都是有条不紊,一如往昔,可是远处急促的马蹄声还是打破了这一切。

    人们惊呼着纷纷朝着两旁散开。

    杨家并不是一个飞扬跋扈的家族,他们的家教很严,哪怕是下人,更是如此。

    而这样横冲直撞,就意味着某一件有关杨家的大事件发生了。

    那名为府内传递消息的下人还未等马匹停歇,便匆匆忙忙地跳下马来,和门前的杨家人照了照片,冲了进去。

    庭院里面的景致非常典雅,春风拂来,百花簌簌而动,端是好看。

    杨家家主杨铁龙坐在那里,他的对面是年龄相仿的一位身着锦袍的中年男子。( 北唐风云 http://www.9ttxt.com/0_4/ 移动版阅读m.9ttxt.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