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北唐风云 > 第885章 进击长安(七)
    铁山无微笑着,缓缓松开了手。

    那名将领面色极为难看地咳嗽了一声,看得出来,他的肉体和精神受到了双层折磨,根本就不知道应该怎么持续下去。

    “不要再和撼山动手,你们这里,没有几个人会是他的对手。”关正兴的嘴唇缓缓地开阖。

    那些将领们很明显全部都不服气,可是他们不得不承认关正兴的这一个论断。

    关建如不屑地笑笑,他并没有把铁山无放在眼里,不过他同样不屑于朝着铁山无出手。

    铁山无下了马背,又上了自己的马背,迎风坐在那里,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他微笑着看向远方,那里是长安,当初他被关押的地方。

    在那里,他的身上发生了很多的故事,也见到了很多的人。

    他随着南吴的大军,如今就朝着那个城池杀过去。

    这里来说说他的故事和经历。

    他叫关撼山,南吴关家人,关纤云的堂兄,一岁时在金陵度过,后来的二三十年年华全部都在北唐成长。

    他是正统的南吴贵族血脉。

    他和曾经的北唐中书令管清和有血缘关系,也和管清和的儿子、他最好的兄弟之一管阔有血缘关系,他是管阔的堂兄。

    难以置信吧?

    但是很多时候,事情就是这样,世界上有缘分,也有很多看起来很美妙的巧合,但是隐藏在巧合背后的,却是必然的阴谋。

    我们本以为眼睛可以看见很多真实的东西,但是到最后,到底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假,我们根本就不会知道。

    “我不清楚为什么你对我的评价会这么高。”铁山无闭起眼睛,略微有些惬意地感受了一下迎面的风。

    “因为我知道你的能力。”关正兴面无表情说道。

    “可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会对管清和父子有着这么多的成见。”铁山无看向他,似乎是真的对这一件事情表示非常奇怪。

    “管清和是一个失败者,就算他再光彩耀眼,他终究只是一个失败者,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历史充满了谎言,他死了,李择南还活着,那么,李择南的真相就会变成真相,而他的,只会被埋没。”

    “那管阔呢?”铁山无的脸上,笑意越来越浓。

    关正兴淡漠地看了他一眼,对于这个名字,他就连轻视的神情都不存在,就仿佛这个名字究竟存在与否都不重要一般。

    不过关建如却是说话了。

    “这是什么玩意儿?”他的脸上带着玩味似的笑容。

    铁山无盯着他看了一眼,并没有马上说话。

    他就像是用看待怪物一般的眼神看了关建如良久。

    一直到关建如冷冷地哼了一声,他才慢悠悠地说道:

    “首先,本人对于叔父的关于管清和的评价表示不同意,不是什么南吴人,尤其是关家人,都可以成为北唐的中书令的,想必,如果换作伯父你,也许根本就达不到这么一个高度。”

    话音一落,周围的氛围马上就变得剑拔弩张起来,关正兴是他们的精神信仰,是这里的统帅,自己信任尊重的人物居然被一名青年说成如此,这根本就难以叫他们接受。

    “你TM是真的找死是吧?就算你有着老关家的血统,你也在北唐那么久,为我们大吴才做了多少贡献,就胆敢在这里大放阙词?”那名刚才就忍不住对着铁山无出手的壮汉顿时就第一个发难,刚才的仇恨他还没有解决呢,他当然恨不得对着铁山无马上就群起而攻之。

    “MD,这家伙就是欠一顿揍,将军,只要您一声命令,我们甘愿成为您为老关家教训晚生后辈的棍棒!”

    “册那娘ge比!揍他!”

    ……

    周围的人真的几乎就要暴动,这么多日以来,他们忍受这么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然后对方忽然就变成了南吴关家的贵族子弟,再然后就是那种吊儿郎当谁都不在乎(可以视作为谁都没有放在眼里)的腔调,漫不经心之间,就敢对着任何人嘲讽和顶撞,还真当自己是什么了。

    关建如不发一言,一脸的戏谑,他倒是很想看看那个讨厌的家伙遭受到无数暴怒的人围攻的丑态。

    可是关正兴在这里,关正兴又不知道为什么时时刻刻护着这么一个“侄子”,每一次想动手,只要关正兴没有支持,他们都不是动不了手就是大败而归,所以他们等的就是关正兴的话,而这一次,很显然铁山无针对的正是关正兴本人,就算是纸老虎还得有三分火气,更何况是关正兴。

    他们看到,关正兴终于是轻微地皱了皱眉头,轻微到以至于许多人都不确定看见的那个神情变化到底是存不存在。

    良久之后,关正兴终于是说话了。

    “继续说吧。”他说道。

    他说“继续说吧”,当然不是朝着那些愤怒咆哮恨不得打上去的那些人说的,很显然,他是朝着铁山无所说。

    谁都不知道他的真实想法,唯有他自己。

    他倒是忽然很好奇,自己难得看重的一个晚辈关撼山,为什么会这么形容管清和,紧接着,对方接下去又会说一些什么?

    “将军,您倒真是好脾气啊!”一位和关正兴极为亲近的将领带着极为不满的语气说道。

    谁都知道,关正兴不可能是真的好脾气,这个人,可能不会跟你废话,随后忽然就朝着你出手,可是偏偏,他对铁山无的态度,是叫这些自认为很熟悉他的人越来越看不懂了。

    对于那名将领的“提醒”,关正兴没有任何的表示。

    铁山无应该是对于关正兴“给予”自己说话的机会没有任何的感谢,他在旁人看来颇有点恬不知耻地继续说了下去:

    “管清和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以他所获得的成就来看。”

    “而作为他的儿子管阔,难道真的是一个徒有虚表的废物?”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语气越来越趋向于反问。

    不,也像是带有着质问。

    “难道不是吗?”一名将领冷冷地问道。( 北唐风云 http://www.9ttxt.com/0_4/ 移动版阅读m.9ttxt.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