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北唐风云 > 第768章 这是一个局(五)
    愤怒的吴音充斥在广袤的土地上空,经久不散,那是他们难以忘怀的屈辱时光,但是他们必须得去面对。

    唯有南吴军队的统帅一直都沉默着不说话。

    他或许应该阻止这一军心大乱的状况,可是他还是认为,最近一段时间,这五万多人需要宣泄,军人也是人,也是有血有肉有着爱恨情仇的人,宣泄是人之本性,可以释放压力,有的时候反而减少了消极的感受。

    看到、听到这些,卫佰显得尤其意气风发。

    他并不知道南吴人到底是怎样的一种状态,他也不想知道,他就知道:只要对方不快乐,他就快乐了。

    他一向就是这样令人讨厌的人,尽管并不可能是所有人,但是还会有大量人。

    这也是定南军统帅允许他站出来叫嚣的原因。

    扰乱军心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愤怒的宣泄可能会有一点效果,可是也并不代表一定能够激发某些潜能。

    关正兴毕竟是死了,他们也的确被北唐军队围杀,统帅被杀之后,破釜沉舟并不适合。

    凝重渐渐爬上了南吴军统帅的眉梢。

    他的右手情不自禁地把住了腰畔吴钩刀的刀柄,渐渐用力、用力。

    他是大人物,跳梁小丑的许多动作,都应该被他一笑置之,只是今天,他实在是做不到。

    不论怎么说,跳梁小丑的表演一直都在继续,所带来的是切实的负面效果。

    他的沉默持续了好久,而后愤然举起了那把吴钩刀,横在了头顶上。

    他的身后,那名一身黑甲,戴着铁面具的男子大步而前,来到他的身侧,稳重地自身后的背篓里面取出一支箭。

    弯弓、搭箭、瞄准。

    弓如霹雳弦惊。

    卫佰的声音在春风之中,隔了那么远的距离,听起来有些变调,阴阳怪气的。

    作为一个与骑郎将身份相差太多的跳梁小丑一般的形象,他演绎得特别开心。

    但是空气之中传来一声凄厉的呼啸。

    他叫嚣的话语戛然而止,同时眼皮猛地一跳,危险的感觉笼罩住了他的全身。

    他“铿锵”一声拔出刀来,同时身体突兀地朝着侧边一避。

    “当!”

    火星四射,一支箭羽横空出现,与精致的唐刀碰撞出一大片的炫灿。

    他的耳根处,出现一道血线,越来越深、越来越深,鲜血逐渐一滴一滴地滴落在地,红了一片。

    他握住佩刀的手稍微有点颤抖,嘴唇也在一瞬间便开始变得干涩,脸色也渐渐转向苍白。

    太险了。

    如果不是因为他是骑郎将卫佰,实力不凡,如果不是因为射箭的人距离很远,那么他这一次很有可能会殒命。

    大概更多的是得意忘形大意了的缘故。

    他看向远方的南吴军队。

    那名射箭的戴着铁面具的甲士已经后退几步,隐在了统帅身后的人潮之中,很难再将他寻找出来。

    但是卫佰还是隐隐约约能够感觉到有那么一双可怕的眸子,正在冷冷地盯着自己,让他遍身寒意。

    他情不自禁地闭紧了嘴巴,不敢再胡乱说话,而后策马在原地踱步了几下,于定南军统帅严厉的目光下,缓缓归到了阵列之中。

    不管怎么说,不管他刚才的所作所为有多么令人不齿、他多么像一个跳梁小丑,他都是一名骑郎将,要是这么一名骑郎将真的轻轻松松被人在阵前射杀,可并不是一件好看的事情。

    相比于卫佰对对面的羞辱,那种羞辱的色彩会更大。

    鼓声开始激荡。

    在定南军处、在南吴军队中。

    各地的府兵已经接近,南吴军队没有退路,他们会凶狠地攻击过来,于是,定南军也就会毫不畏惧地抓紧时间与对方决一死战。

    “咚!”

    “咚!”

    “咚!”

    ……

    鼓声回荡在四野里面,远方林子间的野花花瓣几乎都在跟着节奏颤动,清晨的露珠一颗又一颗被抖落下来。

    “咚!”

    “咚!”

    “咚!”

    ……

    鼓声不缀,双方军队都开始接近,吴弓被拉满,成为了满月,北唐神弩的机簧“咔咔咔”地弹动,此起彼伏。

    双方密密麻麻的盾牌向着天空紧挨着被举起,在阳光的照射下就像是金鳞。远程的攻势是非常可怕的,谁也不愿意前去承受。

    箭矢和弩矢就像是蝗虫一样“噼里啪啦”地砸击在盾牌之上,也扎进血肉里,带走一个又一个本来很坚强的生命。

    排成密集盾牌阵的阵列顶着双方的狂风骤雨,缓慢地往前推进着。

    南吴那令人闻风丧胆的战车开始呼啸。

    郑州并不像徐州那样是兵家险要之地,但是在今天,这样惨烈的大战还是于此地爆发了。

    阳光依旧耀眼夺目,暗中的阴云却是在急速集聚。

    数不尽的鲜血洒落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之上,生命在炫灿地消散,所有人都在为信仰而战,却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信仰到底是对是错,有可能信仰这东西,本来就无所谓对错。

    事实证明,关正兴的死亡,对南吴军队的影响非常大,而且那种影响很显然是消极的。

    南吴统帅的部署没有很明显的错误,对面的定南军,也并没有任何的出奇制胜的强大气场,但是南吴军队还是处在了下风。

    作为骑郎将,卫佰带着他的披甲铁骑在南吴阵线以及箭矢之中穿行,他取得了辉煌的战果,将敌人的阵线撕裂开了一道又一道。

    他半眯着眼睛,显得尤其惬意。

    可以说,今年春天里的南吴军队,尤其是关家领导下的南吴军队,遭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南吴和北唐已经维持了十几年的和平,而为了这一场战争,他们也已经准备了十年,但是这十几年来的初次交锋、真正交锋,他们便遇到了这么大的挫折,被围杀、统帅被刺杀,种种的种种,都充满了悲剧色彩。

    或许,这就是命,这个命,于他们圣将的口中便已经说过了,只是他们没听见,况且想必以关家人的傲气,即使是圣将当着他们的面说出来,他们也会坚决执行下去。

    战争一直持续到了傍晚时分。( 北唐风云 http://www.9ttxt.com/0_4/ 移动版阅读m.9ttxt.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