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北唐风云 > 第699章 五百天堑
    而那个最近北唐权利最大的男人,却很少去往皇宫,即使皇宫内的一应事务全部都在他的示意下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他一直都在秦王府内,只是比起从前要忙碌很多了。

    一座轿子停留在了秦王府的府门前,门外,除了秦王府的侍卫,还有着全副武装的羽林军。

    那名风华依旧的中年男子从轿子里面落下,抬眼看了看戒备森严的羽林军,嘴角出现了一抹微笑。

    那些羽林军,以及秦王府门前的侍卫们见到他的到来,纷纷施礼道:“见过徐大人。”

    “有要事拜见秦王殿下,还望通禀。”徐敬义开口道。

    “大人请稍等。”

    一名秦王府侍卫很迅速地离开,不久之后便回来了,示意道:“徐大人,请吧。”

    ……

    ……

    李择南坐在窗前,案几上摆放着几枚竹简。

    一道斜斜的人影映进朱门内,像是在门外站了站。

    李择南抬起头来,优雅一笑,道:“徐大人,进来吧。”

    徐敬义入了朱门,李择南示意他落座,但是他却并没有马上坐下,而是很认真地对着李择南看了许久,才道:“殿下看起来瘦了许多,最近殿下日夜操劳,还望保重自己的身体,不要太累了。”

    “陛下驾崩,显岳也被诛,长安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在之前,因为管阔的事情,不少人和白章一同被杀死,后来商一室和龙且与也出了事情,许许多多的人都已经不如往昔,但是国还是得运转,我不努力一些,那么又能如何?”李择南笑笑,听起来似乎是有点抱怨,可是声音却很清淡,像是完全没有当一回事儿。

    “但是有些事情还是得解决。”徐敬义笑了笑,坐了下来。

    “我就看得出来,徐大人这一次过来,就是和我讲讲还没有解决的事情的。”李择南放下手中的竹简,看着对方。

    “的确是的,晋王李显岳谋反被诛,大快人心,但是却留下了后患无穷,直到现在,似乎还并没有什么好消息,唯一得到的消息,恐怕只是各地无能的府兵三三两两地阵亡吧。”徐敬义摊了摊手,看得出来,对于各地府兵的能力,他显得有些无可奈何。

    李择南看着他:“我就知道你会提到管阔,而且这并不是你一个人要提,是他们都要提,对吗?”

    “管清和死了,管府也消亡了,管阔现在只是一个丧家之犬,就算他的实力再强,能够强过丘战神吗?能够对抗千军万马吗?所以他并不是什么值得考虑的大问题,大问题是他挟着晋王世子李千容,那是一个变数,也是一个巨大威胁。”徐敬义的神色凝了凝,看起来非常不安心。

    李择南掏出帕子来,擦了擦修长的手,像是除掉之前的墨迹,他的嘴角勾起一丝笑意,道:“徐大人,千容只是一个孩子,得饶人处且饶人,显岳谋反是显岳的事情,千容还,什么都不懂。”

    徐敬义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一会儿,很快便移开了,他可不敢对着这个人看太久,不过他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罪人之子,总是得采取什么措施,当年的管阔便是如此,只是没有人会想到他居然能够活着从北疆回来。”

    他其实心里面很清楚,也很想挑破李择南那虚伪的面孔,但是他不想这样做,那将会是他不久以后的皇帝陛下,李择南什么,他心里哪怕清楚,也要当做不知道并且很相信的样子。

    “那你觉得,把千容也发配充军,还是作何处置?”李择南笑吟吟的。

    徐敬义被他的这一句话弄得愣了愣,最后道:“殿下即将登基,到最后便会是皇帝陛下,决策是您应该做的,我们只能够表达一下心意。”

    李择南站起身来,来到窗前,看着窗外的美景,像是有些叹息道:

    “千容才这么,被卷进这些事情之中,既然走了,那样也好,那就走了罢,想必管阔他再恨之入骨,也不可能再利用他做一些什么了。”

    “那么管阔本身?”徐敬义同样站起身来,来到他的背后,“难道也就这样让他走?”

    李择南回过头来,忽然问道:

    “徐大人,你之前就抱怨过府兵的无能,所以府兵,府兵有用吗?”

    “他们不分散,那么下之大,寻不到管阔的踪迹,分散了,又像是那一桩桩事情一样,打不过,还死了,并且全军覆没。”

    “你们都知道,管阔很强,十几二十几人碰上他,又不是精锐的羽林军,根本就不够他塞牙缝的。”

    李择南的形容有点好笑,可是徐敬义却是一点都笑不出来,他们之中的许多人可能从前的确是对管阔大意了,可是当一件件事情发生,直到最后,林海、商一室和龙飞,以及其他的一些人都死了,他们开始对管阔忌惮无比。

    徐敬义并不是特别清楚李择南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他很清楚,李择南的心中自有定数,他们要做的只是提点,想必对方已经作好了一切准备。

    李择南再次落座,道:“我们讲讲别的吧。”

    ……

    在交谈了许久之后,徐敬义离开了。

    李择南在那边坐了许久,终于还是出声道:

    “叫屈崖下来见我。”

    朱门外传来盔甲的声音,入门的是一名长相非常普通的年轻人。

    他的身材偏瘦,人也不高,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整个人都给人一种很奇怪的危险气息。

    他就像是一把随时都能够出现在你头顶上的刀。

    “殿下!”

    屈崖下单膝跪地抱拳。

    李择南颇为欣赏地看着他。

    “我那匹马借给你。”他道。

    “走捷径,想必管阔就算是速度再快,他也得掂量着绕行,你应该堪堪可以在他去往南吴之前截住他,而在那里,他们都在等着你。”

    屈崖下并不明白“他们”指的是谁,他满心疑惑,但是还是很坚决地领命道:“遵命!”

    “先别急着信心十足,”李择南不知道什么时候,手里开始把玩着一枚大印,“管阔可是一个很危险的人物,你一定不能够轻视他,虽然薛昭已经去杀他了,但是我觉得薛昭可能杀不了他。”

    屈崖下抬起头来,脸上充满了诧异之色,长安人都知道薛昭最近很忙,忙着羽林中的事务,所以谁也见不到他,他也相信了,可是没想到,薛昭居然去追杀管阔去了!

    “但是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就是会死一些人而已,那里面肯定有管阔,还迎…”李择南顿了顿,“千容。”

    他停下了手里的把玩,将那枚大印往前一推,道:“我给你……五百。”

    屈崖下抬起头来,看到了大印上的那两个字,脸上充满了吃惊。

    镇南!

    镇南骑,北唐最强悍的骑兵,对抗的就是北唐最恐怖的对手——南吴。

    五百镇南骑,足以横扫疆场,但是李择南居然只用来杀两个人,可见李择南对那两个人有多么重视。

    “他们已经在那里等着你,不要令我失望。”李择南淡淡道,眼睛却紧紧盯着对方。

    如果徐敬义知道这一消息,一定会苦笑一声:他们都以为李择南不重视管阔这件事情,没有想到李择南根本就不着急,因为在管阔距离南吴最近的地方,安排了一道不可逾越的沟,那道沟,将由五百零一人构成。

    ……

    ……

    (本章完)( 北唐风云 http://www.9ttxt.com/0_4/ 移动版阅读m.9ttxt.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