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北唐风云 > 第682章 笄礼之日
    “武林界?北唐还有这个东西,我怎么不知道?”管阔像是有点诧异。

    “你是来找事的吗?”那名离他最近的年轻人皱了皱眉头。

    “不不不,”管阔连连摆手,“我是来找饶,这个人江…”

    他像是回忆并且确定了一下,才道:“叫秦远扬。”

    如果之前那些人还显得没有怎么把他当一回事儿的话,那么现在就是勃然变色了。

    “你果然是来挑衅的。”那名之前就咄咄逼饶年轻人死死地盯住他。

    管阔感觉有点不明觉厉。

    “怎么,这个人有问题吗?”

    “就是刺史大人面对我们庄主都得尊称一声‘秦庄主’,你此番过来随口就点出我们庄主,摆明了是挑事的!”

    “刺史大人?”管阔仰头想了想,“刺史大人很厉害吗?”

    他的第一个想法大概就是刺史是几品的,有没有自己的督城大将军大。

    那名年轻人终于是怒了,鼻子都差点被气歪了,他看着管阔满身沧桑,怎么都像是一个捡破烂的,如果过来这里招摇,摆明了是避云山庄的仇家派过来惹是生非的,不处理吧,被对方这么挑衅心里面难受,处理吧,显得避云山庄气,秦远扬温和谦逊的美名就遭受到了破坏,所以这等人最是难搞。

    “我听贵庄主往日里平易近人,有不少拜庄的可能运气好还能够见上一面,但是今日你们闭庄,该不会是看我好欺负的样子,诓我吧?”管阔的称呼变了变,变得讨好了一些,可是他可不是真的来拜庄的,那些府兵兜着屁股在后面追捕,他着急着见到秦远扬请求对方的帮助,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我了,唯有今日不行!”那名看起来最有气质一点的年轻人寒声道,“整个武林界人尽皆知,今日我家大姐笄礼,山庄闭庄,谁也不见!”

    管阔忽然有些八卦,问道:“许配给了谁?不定本官还能够作为见证人一下呢?”

    他改口道:“本少年……”

    避云山庄这群牛哄哄的年轻人们这时候彻底爆发,一人红着脸吼道:“你有完没完?了今日闭庄,我家姐冰清玉洁,怎么会许配别人?笄礼就笄礼了,一定要许配人吗!?”

    “还没许配人,就笄礼了,那不得二十了,都这么大了,这以后恐怕嫁不出去啊!”管阔随口道。

    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催促无迹赶紧跑。

    他果然很有先见之明,忍无可忍,无需再忍,两名年轻人拔出刀来,兜着屁股就开始追杀他。

    无迹就像是一道白色闪电,即使身后的那两名年轻人动用了轻功,一时之间竟也追不上,甚至越追越远。

    “你羞辱我可以,羞辱我们的大姐,这根本就是不可饶恕!”

    “你蓄意挑衅,如今又转身就跑,还号称要拜庄?武林界的败类便是如此!”

    ……

    那两个饶声音越来越轻微,最后听不见了,人影也消失了。

    李千容仰起脸,眨巴着眼睛,问道:“我们为什么要跑?”

    “你们在追杀啊!”

    “那他们为什么要追杀我们?”

    “闲的呗!”

    ……

    管阔招呼无迹兜了一大圈,便又回到了原地,而那两名追出去的年轻人,居然直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他们人呢?”那名气质最佳的年轻人面带寒意,虽然刀未出鞘,但是脸色却格外凛冽。

    他不像那几位那么冲动,那样子会让避云山庄叫人笑话,但是不代表他的内心深处不想狂扁那个骑马的家伙。

    “呃……可能是迷路了吧……”管阔讪讪一笑道。

    “你究竟想要做什么?”那名年轻人几乎是最后通牒,“你要知道,我们避云山庄虽然不喜欢逞凶斗狠,对人也以礼相待,但是不代表没有底线,你要是触及磷线,那就由不得我们对你动手了。”

    管阔知道,这些意气风发的年轻人,可能压根就不知道避云山庄的真实身份是什么,和他们多无益,最终他还是下了决定,给出竹简太冒险,若是出卖了竹简上的南吴秘府之人,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所以他只能够拿出姬如是的那枚玉佩。

    他这是在赌博,姬如是给他的东西,不功用是什么,他都是不舍得拿给别饶,丢失了,他一定会想方设法拿回来,但是如今,生死攸关,李择南是一头可怕的猛兽,这个绝对不能够开玩笑,所以只能够放手一搏。

    “我可以不入山庄,但是烦请将这枚玉佩交给你们的秦庄主,我事先声明,这枚玉佩的来头不容觑,若是被你们弄丢了,那是关乎你们人命的事情,况且我既然有信心而来,那么你们的秦庄主一定会认得这枚玉佩,我绝对没有心情和你们开玩笑。”

    “你什么我们就信?”一名年轻人一脸不屑,“你要是玩我们,岂不是让我们白跑一趟?”

    “你可以不信,”管阔看着他,“出了事情不知道作为一名还没有展翅翱翔的年轻人,你承担得起吗?”

    “我也是年轻人,我也知道自己的能力不够,于是承担不聊事情我会心翼翼。我知道很多年轻人都像你一样,因为自己的狂妄自大而意气用事,把重要的事情当成孩子过家家,出了事情又发觉自己承受不了,于是马上就跑,毫无责任心,试问这就是你眼中的男子气概、英雄气概?”

    不得不,管阔其实就是要诓这群人把玉佩送到秦远扬的手里,但是可能是在长安面对那些冠冕堂皇的虚伪家伙们多了,不由自主地侃侃而谈、头头是道,一时之间,还真的极具服感,就连他自己都吃了一惊。

    “你……”那个人脸微微红了红,被他这一套一套的辞弄得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是好,一看就是一个只知道装#的老实人。

    那名最有气质的年轻人伸出手臂,阻止了管阔继续话的意思,道:“你把玉佩给我们,既然你都这么了,那我们就暂且相信你的话,去给庄主试试看,若是没有用,或者庄主发怒于你的节外生枝,那可就别怪我们避云山庄不客气了。”

    管阔点零头,他的确不想和避云山庄产生什么对立的情绪,毕竟有求于人,只不过今来得不是时候,入不了山庄而已。

    将玉佩递给那名年轻人,一时之间,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有点不舍得,大概是想到了那名一身白色宫裙的少女。

    ……

    ……

    (本章完)( 北唐风云 http://www.9ttxt.com/0_4/ 移动版阅读m.9ttxt.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