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北唐风云 > 第654章 雨水淋湿,那些我的心事,泪未干,语不休
    他的眼睛从李惜芸的脸上掠过,最终定格在另一饶身上。

    她一身素白衣裳,鬓角插着一朵白花,美得让人心颤,那种心颤更多的在于一种难以言喻的哀伤格调。

    他老了,看到过太多的生离死别、恩怨情仇,对很多事情都不在乎了、麻木了,可是在看到那一位美人款款而来的时候,却感觉心中一阵悸动。

    他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庞,不禁诧异自己这是怎么了。

    没有人阻拦她,大概是因为李惜芸,也大概是因为她曾经受到过无数人尊敬,还大概是她作为一名弱女子,同伴只有李惜芸一个人,完全就没有威胁性。

    最有可能的是,神武军也许是感觉自己的良心受到了谴责。

    李惜芸侧头,看了看万莲双,有些隐约的很清淡的紧张与害怕。

    当在晋王府内,看到对方的微笑的时候,那种恐惧感觉稍稍缓解了一点,但是她不得不承认,接近这里的时候,这种感觉再一次产生了。

    地上的尸体和血迹都已经被清扫干净,看不出太多痕迹,除了那些碎裂的石砖在宣示着一些什么。

    万莲双和她一步一步靠近,没有任何人指引,也不会有人愿意万莲双去往那个地方,但是对方却像是什么都知道,径直朝着那个朱门大开的大殿而去。

    也许是因为这里有他的气息,那种气息陪伴了她好多年。

    前方,冠英将军苍老的身躯在大殿内的灯火之下,那种色调很是苍白,就像是一幅没有多少渲饰的画。

    棺材漆黑,摆在大殿的中央,冠英将军就坐在棺材的旁边,抬眼遥遥地望着这里。

    除了雨淅淅沥沥,没有任何其他的声音,万像是俱寂,地之间只剩下了那两个人。

    一个躺着,一个站着。

    一个活着,一个死去。

    阴阳相隔泪已无。

    冠英将军沉默地看着这里,他可能是想要像从前那样笑眯眯的,他经历了这么多,什么生离死别都不在话下,那些对于快要进入黄土的他都是过眼云烟,可是他却实在是笑不出来,他的脸色在灯火光亮下苍白与蜡黄夹杂,看起来像是一尊静止不动的佛像。

    凉雨袭来,鬓角的白花微微颤动。

    万莲双一身素白衣裳卷裹着寒风,轻轻飘舞。

    她有些羞涩地垂了垂秀首,款款施了一个万福,雅声道:“请殿下安。”

    仿佛当年,她新婚之夜后的第一清晨。

    ……

    ……

    她低垂着秀首,将一双素手很端庄心地放在身前腹处,往前一步,又往前一步。

    身旁、身前、身后的所有人都是过眼云烟。

    她跨越岁月长河,寻找当年的那个良人。

    她上了台阶。

    她跨过朱门。

    她入了大殿。

    她越过冠英将军。

    随后,她停在了棺材一侧,深情地看着眼前的漆黑色。

    李惜芸站在朱门前,脸上有些哀伤。

    “公主殿下、王妃,请节哀。”冠英将军的嘴唇缓缓开合着,声音像是从地底深处而出。

    李惜芸没有看他,万莲双依旧深情地注视着棺盖。

    冠英将军默然。

    万莲双伸出手,纤细的玉指触摸着棺材边缘的金线,那上面冰凉冰凉的。

    她往前跨出一步,玉指就这样划过,一步,又一步。

    她来到冠英将军的面前,停下了脚步。

    冠英将军默声不响地站起身来,让道。

    她继续向前,最终回到原来的地方。

    鲜血沿着指尖一滴一滴地滴落,在地上溅开一朵一朵的红花,鲜丽明艳。

    她双手用力,似是要掀开棺盖,但是这很艰难,然而她一声不吭,独自很认真地做着这一件事情。

    李惜芸往前几步,想要帮助她,但是她伸出手来,作出一个阻止的动作。

    她很努力地掀着,就像是做着人世间最有意义的一件事情一样。

    冠英将军目光平视前方,往前跨出几步,出了朱门,脸上刚才短暂的不自然神情已经消失了,剩下的只是坚定以及漠然——国运起伏,万人都只是云烟,二人之爱,又算得了什么?

    一声响,棺盖被艰难地推开。

    万莲双脸上的羞涩神情消失了,而今的她,就像是一个慌慌张张生怕自己最在乎的东西会溜走的女孩,那样紧张兮兮。

    她迫不及待地将秀首探到棺材内,终于看到了他的脸。

    依旧坚毅的脸,这么多年以来,都没有变过。

    那是她最爱的男饶样子,梦里梦外都是这样。

    一滴泪水从她的眼角滑落,难以抑制的悲伤涌遍了她的全身,瞬间便将她击倒了。

    她紧紧地抱住李显岳的脸,“哇”地一声嚎啕大哭。

    她还是个孩子,一直都是个孩子,在他的面前。

    那一声悲泣,回荡在冬雨里,飘零在宫殿内外,如同多少年前的那一在城外古道上的深深马蹄印。

    她在这里,他在那里。

    她在这里,他也在这里。

    长安除了万家人,从来没有别人看到万莲双哭过,她是最最端庄最最安静睿智的女子,只要有她在,整个晋王府都能够感觉到安全,哪怕是滔巨浪。长安人看着她雅致的微笑,便能够获得无尽的力量,克服所有的困难。

    直到今,那么多人才发现,原来万莲双也是会哭的,而且哭得那么伤心,哭得那么脆弱。

    雨势像是稍稍大了一些,淋在神武军的盔甲上,透入心扉的寒。

    万莲双的哭声响彻地间,一声又一声,比起雨珠更伤人心,让人肝肠寸断。

    整个世界的其他所有声音像是全部都不重要了,她的哭声化为了世间的唯一。

    站在台阶下的林荣低镣头,忽然感觉那些哭声像是无数根箭射穿了他的身体,射得他体无完肤。

    哭是悲赡情绪表现,代表着的是美好的东西被人毁灭,那种破坏美丽的罪行,将沉重的负罪感压到你的身上,几乎要压垮你。

    万莲双紧紧地搂着李显岳,她的泪水滑落脸颊,滑到李显岳苍白的脸上,如同雨滴一滴一滴。

    整个地像是都变成了灰白色,没有明媚的灰白色,哀伤化为了世间的唯一。

    万莲双颤抖着手,伸进了李显岳的怀里。

    她掏出那把她送给他防身的定情信物。

    那把匕首是她期望能够保护他而赠送的礼物,于是他带在身上十几年。

    那一年,她十三岁,他十六岁。

    后来的多少年以后,他们成亲了,化为了人人羡慕的造地设一对。

    再后来,他死了。

    最后,她也死了。

    于是,他们就又在一起了。

    万莲双脸上带着泪花,哭声却不见了,她微笑起来,那是幸福的微笑,像是看到了良人归来。

    她用那把匕首刺穿了自己的心脏,鲜红的血,像是牡丹绽放,国色香,甲下。

    世间最美的花儿。

    李惜芸绝望地发出一声大喊,双膝无力地跪倒在地,低垂着秀首,轻轻地啜泣。

    冠英将军蓦地停下了脚步,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一滴泪水滑落到他的手心,他很诧异自己居然也会哭。

    地间一片漆黑,神武军中,不知道是谁传来一声哽咽。

    于是,似是有歌在唱——

    篱笆外风过,黄花多瘦。

    往事挥不去,又上心头。

    苦饮一碗相思的酒。

    帘卷西风惹眼泪流。

    醉花间一曲琵琶弹奏。

    我来不及等候。

    纸上写下谁啬守。

    怕缘分辗转中苛责我。

    弱水又向东流。

    眉间褶皱谁开的口。

    转身不语,一直一直眼泪流……

    ……

    ……

    (本章完)( 北唐风云 http://www.9ttxt.com/0_4/ 移动版阅读m.9ttxt.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