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北唐风云 > 第637章 你独坐镜妆台
    今夜很静谧,静谧得不像话。

    这里是长流宫,长流灯火依旧很美。

    李惜芸缓缓坐起身来,青丝垂挂,细长的眸子里,睡意全无。

    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睡不着,今夜太安宁了,比起从前都要安宁,本来的话,那应该是一个安眠的好夜晚。

    她莲步轻移,来到镜妆台前,对着铜镜款款坐下,拢了拢及腰长发,开始梳妆打扮。

    她很少会亲自打扮,不过她相信自己打扮起来,会更美。

    她对镜梳头,玉指拈起金钗,却忽然顿住了。

    一个声音传了进来,遥站在朱门前,吃惊地望着她。

    “公主殿下,您为何不睡?”

    李惜芸侧头,倾城一笑,轻声道:“遥,今夜是你守着,你困吗?”

    遥摇了摇头:“为公主殿下守夜是一种骄傲,遥才不困呢!”

    完,她便俏皮地吐了吐舌头。

    李惜芸转回了秀首:“本宫也不困,既然不困,睡也是煎熬,不如四处走走,看看夜景,长安的夜景很美,却很少去欣赏,实在是可惜了。”

    “公主今夜怪怪的。”遥实在是搞不清楚她究竟是怎么回事。

    鲜红色的长裙穿上,一直拖到地上,遥牵着李惜芸的手,缓缓走出朱门。

    长流宫偏安一隅,周围没有什么动静,夜晚的星空很美,那种安静配合着无垠星空,便有着一种很特殊的氛围。

    李惜芸就像是一朵明艳的花,不话,就这么仰着头,像是很的时候,那个向往也很好奇真的女孩。

    她的脸上渐渐挂起微笑,想着多年前,那些皇兄皇姐们一起话游戏的日子,恍惚之间已经过去了那么久。

    只是那样的日子不会再回还,他们长大了,然后失去了很多的东西。

    一名宫女匆匆地提着灯笼,从远处过来,她的娇容煞白着,提着灯笼的手也在颤抖,于是灯笼的光晃得很快。

    李惜芸把仰起的秀首低下,眸光平视前方,绝美的容颜上神色平静。

    那名宫女跪在地上,娇躯不停地哆嗦,却一时之间怎么也不出话来。

    在长流宫,李惜芸从来不需要她们跪拜,现在那名宫女主动跪下,那就只有一个理由——她害怕、她恐惧,大地是最最令人安心的存在,跪在地上,触着大地,她才有胆量出话来。

    李惜芸没有话,她知道,在现在,让那名宫女自己安定下来然后把想的话出来,那才是比较合适的。

    遥却像是有些着急,她看到李惜芸不话,手脚不安地胡乱动着,不过也不敢先出口询问。

    那名宫女的身体颤抖了很久,才缓缓抬起头来,露出一张煞白的娇容,语无伦次道:

    “公主殿下,兵……外面好多的兵,把我们长流宫给……给围住了。”

    李惜芸的表情僵了僵,随后又变得自然,她挑了挑眉,问道:“怎么回事情,是哪里的兵?”

    那名宫女却是答非所问,哆哆嗦嗦地道:“殿下,您的皇兄,秦王殿下他造反了!”

    “我也不知道那些是什么兵,就是听是羽林军,他们没有对我们长流宫下手,围而不攻,只怕……只怕是薛大将军……”

    她没有下去,很多人不相信羽林军会造反,那是因为薛昭靠得住,所有人都绝对地相信薛昭,她们长流宫的人更是认定薛昭将会是她们公主的驸马都尉,可是羽林军已经出动,事实已经摆在了他们的面前,当人设崩溃的时候,会让所有人都感觉到难以言喻。

    李惜芸像是要在她们的面前保持着自己一向的形象,但是她将素手握在一起,又垂到两侧,然后再握在一起,如是几次,似乎不知道应该把手怎么摆才好。

    她的声音保持着不颤抖,但是指尖却是颤了几下,道:“走,出宫。”

    遥看着她,一脸的担心与惊讶,她不觉得现在能够出宫,并且还会是出宫的好时机。

    ……

    ……

    宫中一片惊涛骇浪,整个北唐的历史进程一片未知。

    出了皇城,却一片安静。

    这是一个像死了一样的夜晚,长安百姓们有些人难以入眠,那是因为今白发生的有关管阔和林府之间的事情,尤其是林海的丧事。

    除此以外,像是真的没有任何的事情。

    沿着望仙门出去,顺着几条街道前行,一座占地极广的府邸里,光线零星,大多数人都已经入睡。

    看得出来,这是一座承受着陛下隆恩而显赫的府邸。

    闺房的门被轻轻打开,无声无息,寒冷的风吹进了几丝,又被迅速关上的门给阻隔。

    中年男子看着床上安详地睡着的那名年轻少女,脸上充斥着温情与慈祥。

    那名少女真的很美,长长的睫毛,琼鼻挺秀,很恬静,就像是一朵睡莲,那种安静的样子很让人怜惜。

    中年男子看了她许久,往前几步,伸出手,像是要抚摸她的脸庞,却猛然停住,悬在她的头顶,终究没有落下去。

    最终,他将一张纸压到镜妆台上的胭脂盒之下,深情地看着自己的女儿,叹了一口气,轻轻道:“春云,对不起,爹是为了大唐,但是我相信,我走后,殿下他会好好待你的,他若是辜负你,我不会放过他……”

    他无声无息地走出门去,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在房梁上的白绫处静立许久,站上潦子。

    这一夜,受到陛下无尽隆恩的郝御医上吊自尽,以死谢罪,来表达自己对陛下的愧疚以及扭曲的忠心。

    ……

    ……

    管阔牵着无迹,行走在行人稀少的街道上。

    周围的人大多行色匆匆,大概是时候已经不早了,不会有在外面真心闲逛的人。

    他很清楚今夜会发生一些事情,他猜测最先发动攻击的应该是林府,可是直到现在,长安好像还是一片安静,这让他的心一直都吊着,很不是滋味。

    在长安他并没有太多值得依靠的人,他本来想去柳国公府看看,不过最近一段时间看来是去不了了,如今最最牵挂的自然是晋王府。

    (本章完)( 北唐风云 http://www.9ttxt.com/0_4/ 移动版阅读m.9ttxt.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