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北唐风云 > 第542章 花易落(二)
    在这一瞬间,她简直难以置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管阔非但还能够行动,躲过致命一击,还可以爆发出这样强大的威力?

    那一声沉闷的声音使得周围的形势瞬间就发生了变化,商垂柳文雨朦龙飞等认为管阔已经必死无疑的人全部都震惊地望着那一个闪到大狱另一边的身影,脑中有些空白。

    云彩捂着左肩,娇容因为痛苦而变得有些难看,她的所有一切暗杀的快感以及成就感暂时烟消云散,警惕并且郑重地望着管阔。

    管阔靠在纪晓光那一侧的木栏上,左手捂着腹部,那里不断渗出鲜血,“滴滴哒哒”地滴落在地,脸色苍白,看起来虚弱无比。

    他的右手在颤抖着,就那样垂在那里,耷拉着,看得出来受到了剧烈的冲击。

    云彩意识到,给自己的左肩造成重创的正是管阔的右手,在不知道用什么样的力量打碎自己的肩胛骨的同时,自己也疼痛难忍。

    但是她很难想得清楚在中了自己的毒的情况下,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强大力量会让管阔拥有着出其不意一掌拍碎自己肩胛骨的劲道。

    痛苦以及现实让云彩的心情败坏了许多,她不再嬉笑着,也不再露出兴奋的神情,而是脸色渐冷,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管阔对着她惨然一笑,道:“你以为我在北疆面对千军万马,甚至突兀狼将以至于阿史那沁的时候,是怎么活下来的,运气?运气这东西会有一次两次,但是还会有千百次吗?”

    长安的许多人知道他变了,但是只有很少的人知道他和苏印的刀、他和阿史那沁的箭的故事,还有他在北疆战场的真实表现,所以今天这些理所当然的情景,在那些人看来就像是天方夜谭一样。

    他杀死了苏印,他应该得到很大的光彩,成为人们眼中的英雄,但是直到现在,李显岳王独甚至陛下等很多人都对此讳莫如深,他不确定他们到底是为什么,但是想来不会有什么恶意,更不会有抢夺他的功劳的意思,或许是出于保护他的目的居多,并且,如今让他回到长安,那一夜之后所有被强行打上的“罪行”陛下全部都闭口不提,还给了他许多的权限、做了昭武校尉,那已经是一种赏赐了。

    “在你临死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他道。

    在刚才,云彩对着他说过类似的话语,在现在,仅仅过去了不多久的时间,他却反过来对着云彩这么说,此情此景,可笑,也不可笑。

    “好可惜,”出其不意带来的震惊渐渐消却,云彩脸上的那种惊怒以及冷意缓解了许多,她眨了眨大眼睛,作出一副叹息的样子,道:“这么说来,我是不会知道这一秘密的了。”

    管阔靠在那里,久久没有动作,虽然致命一击被他避开,腹部的一刺并不深,但是因为中毒的原因,他感觉非常不好受。

    在现在,时间拖得越久,对云彩越不利,他不知道云彩到底动用了什么手段使得那些狱卒很难得知这里的事情,但是想来对方绝对不愿意时间就这样一直过去。

    所以既然对方还没有动手,那正是他很乐意见到的情景,他不断运转运气法维持自己身体的活力,准备应对对方接下来的动作。

    云彩看着管阔,在依旧的笑容里面,充斥着真实的杀意。

    这几天以来,她和管阔在一起经历了一些事情,也有过许许多多的交谈,她本身对管阔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观,完全就是任务以及利益使然,但是直到现在,管阔这个人的危险程度就这样袒露在她的面前,她是忽然之间产生了强烈的杀机了。

    她不明白管阔究竟是怎样做到的、对方有些什么经历,而且她也知道管阔是不会告诉她的。

    她把那一切好奇甚至可以说是难以置信藏在心里,马上杀死对方成为了唯一的信念。

    她塌着肩膀,往前跨出几步。

    伤痛很痛苦,暗杀生涯中,这时她第一次受到这么严重的伤势。不论是管阔的警惕,还是管阔面对她的毒的后果,以及对方所展现出来的实力,都是她在从前没有想象到的。

    管阔紧紧地靠着后面的那些木栏,那可以让他在作出下一步的动作的时候有一股力量的支撑。

    他不害怕背后的纪晓光会对着自己出手,一个是对方没有那样的心情以及实力,另一个则是对方不敢亲自出手,就像白章等人只能够玩阴的让云彩动手一样。

    云彩身上的体香再一次近了。

    管阔的心跳开始加速,他体内气息的运转也开始加速。

    云彩把小手从左肩上拿开,忽然娇俏一笑。

    她的身体往右前方猛地踏出。

    她的速度太快了,就像是一道闪电。

    管阔的神色一凛,身体朝着右侧一避。

    一呼一吸之间,诡异身法启动,他的身体像是流云一般,“刷”地一下移位。

    体内的毒素依旧存在,在这过程中,虚弱的身体给他带来了极大的阻碍,他的身形在移形换位完成了一半的时候,戛然而止,凝滞在了原地,气喘吁吁。

    他的眸光下意识地朝着云彩移动的方位望过去,心中猛地一惊。

    云彩之前朝着右前方的动作只是虚招,她真正的移动方位,正是管阔现在停留的地方。

    方才管阔用右手攻击云彩的左肩,导致右手受伤,所以云彩的目标,本来就是他的右边。

    在这一刻,云彩的所谓天真烂漫的形象彻底瓦解,剩下的是古灵精怪,甚至可以说是阴险狡诈。

    云彩的脸上带着一丝诡异的笑容,剪刀前刺。

    管阔的瞳孔一阵紧缩。

    秦杀在陛下的身边保管,他现在在狱中是赤手空拳。

    云彩的这一刺,他不能接,或许驼背老金已经修炼到了运气法加身,可以赤手空拳扛住兵器的地步,但是他还差得很远。

    但是因为误判,以及身体素质的问题,他很难避开。

    在云彩剪刀刺过来的很短时间之内,他作了许许多多的打算,计算好了无数种自己不同应对之下的结果,最终作了一个决定。

    (本章完)( 北唐风云 http://www.9ttxt.com/0_4/ 移动版阅读m.9ttxt.com )